诗歌书籍

少年不知愁滋味(9)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08 17:03 来源:本站

少年不知愁滋味(9)

  小偷小摸。

现在人们对小偷小摸是深恶痛绝的,因为小偷多半属于欺软怕硬的那一类型的,欺负的都是弱者,要么是老弱病残的,要么是妇幼等。 但我们小时候,就特别喜欢东偷西摸,只是觉得好玩开心,也不会刻意去做,只是大家意见一致了,率性而为吧。

交友不慎,我觉得更多要注意的就是这类的,一个人提出一个意见,没有人反对不说,大伙还起哄,把想法最终变成了现实。

本来当时可能只是一时兴起,说说而已,但由于众人吆喝,最终导致恶劣结果的发生,有的甚至于无法挽回。   我就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事。 第一次,是几个同学下午下学,都没啥事,一个提出,我们到农村偷菜走,几个随声附和,“好,走”。 也不管别人同意不同意,一个同学就开始安排,谁骑自行车,谁坐谁的自行车,我就像让绑架了一样,随着大伙出发了。

沿着人工渠走了五六里地,前面的停了下来,说,“可以了,就在这里吧”。

几个人还有模有样地安排了放哨的,偷玉米的,偷菜的,安排的还挺像回事。 几个人快速进入农地,地里庄稼,蔬菜长的很茂盛,摘玉米的,摘西红柿的,井井有条。 蔬菜这些种的时候,基本是搭配着种,一行西红柿,一行辣椒;玉米则是一大片,一大片连着种植。 那时农村很少有人看护,就像西瓜,水果都很少放人看护。 看来这几个是老手了,不一会我们就扛了两大袋子东西出来了,你一堆,我一堆,开始分赃。

回来到了我家街道口,我下了自行车,说,“你们走吧,我自己回家了”。

提着自己分到的战利品,看着他们走远了,我就把袋子偷偷放到别人家门口,因为我根本不敢拿回家。

拿回家,母亲肯定问,我也不敢撒谎;就算撒谎,我也知道自己撒不圆,还不如便宜人家,省的拿回去自找麻烦。 之后,大伙再叫我偷菜,我总是找各种借口,推脱了几次,也就再不叫我了。

  因为偷菜的事,和班上那班同学弄得说疏远但还来往,说来往,有啥知心知底的事慢慢少多了。

反正我也不缺玩伴,我们街道那帮小小子,只要我一叫,马上报到,还是玩的没心没肺,不亦乐乎。

从此大家相安无事,下学了,各有各的乐趣。 谁知好景不长,有一天,一个同学神秘的对说,“这个周末,他们要搞个什么百鸡宴,问我参加不?”。 我直接回绝了,说我有事,去不了。 同学悻悻走了。 我知道,这是彻底和他们分裂了。

不是我多好,是我从小就比较简单,不喜欢你一帮我一帮,觉得没意思,要玩大伙一起,为什么就那么几个,神叨叨的。

过了几天,我见他们几个垂头丧气,一天,班主任在班上严肃的说,“我们班上有个别同学,品德败坏,偷养鸡场的鸡,还理直气壮,搞什么百鸡宴,你以为你是座山雕吗?”。 班主任很生气,要求每个人交五块钱,由班长领着向养鸡场做了赔偿,道了欠,这件事就算揭过了。 事后,知情的告诉我,原来,他们几个周末到一家提前踩好点的养鸡场,偷了五只鸡,偷就偷了,其中一个临走时才情大发,写了个借条,还压了五分钱,说是借五只鸡用用等等,事情就是由此败露的。 这件事后,大伙关系又慢慢恢复到以前,正常了,反正同学们也不会嫌弃他们。

人做错事是正常的,如果错了,知道错了,后期就能改了。

最怕的是尝到错的甜头,那就会一步步越走越错,无法回头。 大家可以想想,错事,往往都很诱惑,很舒服,这可能就是上天特意安排的考验吧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