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1章 儿臣很喜欢她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9:46 来源:本站

  是夜,天武皇帝非常隆重地宴请上官夫人她们几位。

他不仅仅是想借机交好上官夫人,也是借机提醒上官夫人他们,靖王的大势已去了,没有交好的价值。   所以,这个晚宴,天武皇帝并没有让君九辰出席。   其实,孤飞燕来找梅公公的时候,君九辰就在屋内,只是,孤飞燕并没有发现。 离开祭坛之后,天武皇帝什么话都没说,就让君九辰在屋里等他。   宴会结束之后已是深夜,天武皇帝酒足饭饱,心情极好。 他服了几颗药丸,才进屋。   他一看到君九辰,就故作糊涂,“辰儿,这么晚了,怎么来了?”  君九辰的态度始终如一,恭敬却给人疏远之感,他说,“父皇令儿臣在此等候,儿臣一直等着。 ”  天武皇帝装出一副恍然想起的样子,“瞧瞧,瞧瞧父皇这记性。 用过膳了吗?”  君九辰答道,“用过了。

”  天武皇帝遂令梅公公送来围棋,“坐吧。

父皇今日高兴,同你下一盘,你不必让着父皇!”  君九辰只道了一个“是”,便坐下了。

  两人都缄默地下子,好一会儿,天武皇帝才突然开口,“听说韩三小姐提前离寺了。

上官夫人说得没错,这个姑娘一点儿教养都没有,走了都不个招呼。 ”  君九辰不予评价。

  天武皇帝又道,“辰儿,父皇将孤飞燕那丫头赐予你,你可高兴?”  君九辰回答道,“父皇高兴,儿臣便高兴。 ”  天武皇帝呵呵笑了笑,道,“娶正妃是一辈子的事,哪能父皇高兴你就高兴?同父皇说说,喜欢那丫头吗?你若不喜欢……父皇也不勉强。 现在还来得及。

”  父子俩各怀心思,说的都是场面话,彼此也心照不宣。

  天武皇帝分明是故意的,故意激将。

  君九辰突然抬眼看去,笑了,“禀父皇,儿臣很喜欢她。

”  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,有些欣喜,也有些苦涩,也有些残忍。

他这么一个人呀,不管怎么笑,都是好看的。

  天武皇帝是意外的,暗想,自从大皇兄强行抹去这孩子的记忆之后,这孩子就很少很少笑过了。

他在这种时候,居然笑了?他是服软了,还是……故意挑衅?  天武皇帝捉摸不透,也不想琢磨。

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心软。 他一直都希望这个儿子能跟自己亲近一些,但是,他要的亲近是绝对服从,没有异心的亲近。   他努力了三年都办不到,他也放弃了。 他的时日不多了,再皇兄回来之前,他绝不能心软。   他道,“喜欢就好!大婚之后,你带那丫头去一趟北疆吧,你大皇叔会高兴的。

”  “祁世明……”  君九辰的话还未说完,天武皇帝就打断了,“此事,你就不必操心了。

千佛洞那边,朕已经派人处理了。 ”  天武皇帝的视线重新回到棋盘上,眼底却闪过丝丝狠绝,他已经做好了安排,他要慢慢地将靖王的权力收回了,只要靖王敢反,他一定不会手软!  君九辰也低下头,他心中是有数的,天武皇帝派去千佛洞的人其实是他的人。 他连宫中的禁军都掌控了,他有绝对的把握,随时控制住天武皇帝,只是,他还要在等一等。

  夜色渐浓,一室寂静,只剩下玉子落盘的声音。

  这个时候,蹲在窗边偷听的小太子和小念尘被芒仲抓了现行,捂住了嘴巴。

  小太子瞪着芒仲,瞪得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大如铜铃,小念尘则冲芒仲眯眼而笑,笑得眼儿弯成了两道月牙儿。

  芒仲悄声,“太子殿下,念尘小师父,小的不告诉殿下,但是,你们得马上回去。

成不?”  小太子和小念尘双双点头,芒仲才放手。   两个孩子都悻悻的,也没敢再怎么样,一前一后,沿着墙边悄无声息爬走。 芒仲生怕他们在来,只能原地守着。   小太子跟着小念尘回他的房间,愁容满面,喃喃自语起来,“我皇兄一定要干坏事了!一定是!大皇叔不会放过他的,怎么办?”  “孤药师要是知道了,会恨他!他们俩……能有好结果吗?哎……我怎么不快点长大!”  小太子像个小老头子一样,连连叹息了三次,小念尘看着他,都蹙起了眉头。

  就在小太子第四次要叹息的时候,小念尘掏出了一个小签筒来,里头放了十来支筷子一般长的竹签。   他很认真地说,“阿泽,抽支签吧!”  小太子眸光一亮,“好办法!”  小太子双手抱住签筒,轻轻晃了起来,很快,就有一支竹签掉出来了。

他连忙捡起来一看,只见竹签最上方写着“第七签”。   他急急问,“念尘,第七签是什么意思?”  小念尘又掏出一本签诗来,对照了一下,说,“第七签是上上签,放心吧,靖王殿下不会有事的。

”  小太子无比惊喜。

于是,他又抽了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,都停不下来了。

他求了好多事,每一支签对照签文一看全是上上签。 他并不知道那些竹签是小念尘挑选过的。 而小念尘早就撑不住,趴在一旁睡着了。   夜至三更,整个大慈寺一片寂静,唯有佛堂的灯火跃动着,照亮佛的容颜。

  唐静已经将整个寺庙可以溜达的地方都溜达了一遍,她正要回去,却见祭坛那边有人。

她拐过去一看,竟发现程亦飞那厮坐在药佛铜像提着一壶酒在喝。   “乖乖,这家伙……够胆!”  唐静大步走过去,很快就发现程亦飞脸色醺然。 虽然他手上就一壶酒,可看这样子,应该是在别处喝了不少,没喝痛快又跑这儿来喝了。

  “昨晚上还没醉够吗?真不要命了?”  唐静径自嘀咕着,并没有上前而在一旁的花坛坐下,双臂环抱,笑呵呵旁观。

  很快,程亦飞就注意到唐静。 他挑眉看了唐静一眼,不屑地轻哼了一声,继续喝。   唐静巴不得再送他一壶酒,让他喝死。

但是,她没着闲功夫,她哼了一声回去,起身要走。 程亦飞却喊住,“喂,小药女呢?回去了?”  他刚刚才去过小药女的寮房,被告知小药女已经离开了。   唐静不屑看去,问说,“喂?喂是谁呀?”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