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4章 该有的一样不少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20:47 来源:本站

  君九辰回到靖王府已经是翌日上午了,也是佛诞盛会的第五天,距离大婚还有两日。

  他在后花园里泡了药浴之后就去睡了。

他再不休息,还真怕没精力好好迎娶那个女人!而天武皇帝的几个心腹跟夏小满碰了头之后,便都守在君九辰寝宫外头。   夏小满正一边挥汗,一边列清单,紧张兮兮的。

不为别的,只因为靖王殿下刚刚睡前交代了他一句,“该有的,一样都不能少孤飞燕。

”  虽然早有筹备,但是,他还是害怕,生怕遗漏了什么小事,惹殿下不高兴。 虽然不愿意承认,也不愿意接受,但是,他已经明白了,他家主子这辈子是彻底栽在孤飞燕手里了。

  “三书,聘书、礼书、迎书。

嗯,都备了!”  夏小满一边列,一边喃喃,“六礼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,皇上赐的婚,这些都不必。 迎娶?嗯,仪仗备了,礼服备了。 还有什么呢?”  夏小满思索了许久,突然拍了大腿,“对了对了,安床!差点忘了这茬!”  夏小满正要去准备,这时候,一个护卫过来了,低声,“满公公,韩虞儿在外求见。 ”  夏小满原本没想明白为何靖王殿下都要娶孤飞燕了,还要他伺候好韩虞儿,如今他大致是想明白了。 他怎么可能还会在这个时候见韩虞儿呢,何况,他真真已经受够韩虞儿的造作!  “你就说见不着咱家!”  夏小满转念一想,又交代了一句,“她若要见靖王殿下,就说靖王殿下在皇上那,让她去找皇上!”  等在门口的韩虞儿一听到这句话,心都凉了大半。

天武皇帝耍了她,耍了义母,她才不会去见天武皇帝!  她已经给义母送去消息了,她不会走的。 她倒要看看孤飞燕,她等着义母给她指示,她等着看孤飞燕的笑话!  要知道,天武皇帝赐婚的消息一传开,晋阳城里便一片哗然了。 孤飞燕成了众人嗤笑的焦点,如今说晋阳城里的三岁孩童都知道她,那也不为过了。   有说孤飞燕踩了狗屎运,麻雀变凤凰的;有说孤飞燕是扫把星,毁了靖王殿下好端端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,还有预言孤飞燕虽为靖王正妃,也不会得宠;甚至还有人下注打赌,赌靖王府不会大肆筹备婚礼,靖王殿下都未必会亲自迎娶……  韩虞儿非常认可这些观点。 在她看来,即便是天武皇帝赐婚,婚礼也是靖王府和孤家两家的事。 以她对靖王殿下的了解,她想,就算靖王殿下不敢违逆天武皇帝,他给孤飞燕的婚礼也不会用心。

这婚礼,必定是简单的走过场!再者,以孤家的财力,能给孤飞燕置办多少嫁妆呢?  这场婚礼,注定是寒碜的。 孤飞燕注定是个笑话!  韩虞儿自我安慰了一番,离开靖王府,寻了一处客栈住下。   而此时,夏小满已经抱了一堆东西,在靖王殿下塌边候着了。

若是平素,他断断是不敢来吵的,但是为了“安床”他还是有胆子的。

  他之所以没有叫醒靖王殿下,那是因为他在等吉时。

安床,是讲究吉时的。   一等在等,终于到了吉时,夏小满果断将自家主子唤醒。

  君九辰睡得特别沉,醒来是不悦的,夏小满连忙解释,“殿下,奴才来安床。

”  君九辰先是一愣,随即就起身了,问了一句,“等多久了,怎么不早唤醒本王?”  夏小满笑呵呵说,“殿下,安床讲究吉时!奴才给您谋了个吉时,您日后同王妃娘娘必能同床同梦,夫妻齐心。 ”  君九辰点了点头。 其实,他不是太明白的,也不太相信这种礼数。 但是,此时此刻,他明显是非常乐意接受的,他没有多询问,就靠在一旁长案,站着看。

  夏小满这才喊了几个仆从进来帮忙,口中念念有词,“床门向窗、衣柜顺堂、门不对柜、镜不向床……”  君九辰安静地看着,听着,虽然疲惫,可嘴角却忍不住泛起了一抹浅笑。

或许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开心吧。

  夏小满安好床,又将几套新的床上用品放在床榻边备用,这每一套都是十八件,都是大红色的。 好一番功夫,他总算折腾完了。   他道,“殿下,待婚前的一日,小的再来铺床。

您休息吧。

”  他们都退出去之后,君九辰重新躺回榻上。

他原本躺在中央的,却突然退道了右侧去,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他闭了眼睛,嘴角始终微微勾着。

  当天下午,夏小满安排了几个仆人,特意喊了两个天武皇帝的心腹,高调地将聘书、礼书和聘礼去孤家。

聘书为订亲之书,礼书为聘礼清单。   其实,皇帝赐婚,这些礼数都可以免掉的,送聘礼过去便可。 夏小满如此高调的安排,立马引起世人新的一轮议论。

  可惜,世人仍旧将这当做靖王殿下不敢违逆天武皇帝,不得已为之。   孤飞燕并没有想那么多,她正想趁机询问靖王殿下的处境,可是,认出来者有一人是天武皇帝身旁的护卫,她就作罢了。

  下午,她便令钱嬷嬷出去打听。

钱嬷嬷一出门就听到这些传言,她气得不行,却也无可奈何。 她偷偷跑到靖王府周遭溜达了一圈,见梅公公领了一些人进去,她就赶紧溜回孤家了。

  钱嬷嬷如实回答,“大小姐,别说见着靖王殿下了,老奴就连靠近靖王府都不敢。

王府前后都又护卫守着,看那样子,应该是宫里的护卫。

老奴还差点撞上梅公公了!”  孤飞燕十分不安,没多久,她派去花月山庄的秦墨也回来了。

  秦墨禀道,“花庄主并不清楚此事,就请主子稍安勿躁,待明日靖王殿下来迎娶,当面问他便可。

”  花庄主这“稍安勿躁”让孤飞燕放心了一些,至少,花庄主的态度看来,靖王殿下的情况应该不会太糟糕。

  孤飞燕原本还想让秦墨夜探一次靖王府,如今想想还是作罢了。 毕竟,以天武皇帝的多疑,暗地里必定很多眼睛盯着靖王殿下,也盯着她。   她朝屋里一大箱一大箱的聘礼看去,忍不住轻叹了一声。

  钱嬷嬷并没有告知她外头那些传言,而是笑道,“大小姐,依老奴看,这些聘礼,怕是靖王殿下有心送的。

靖王殿下不至于被软禁了,您也别太担心。 ”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