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7章 你选我还是选她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7:14 来源:本站

  手机中的女人问:“爷爷和嘉定都还好吗?”  “挺好的。

”  “伯父呢?”  “在我哥那边。 ”  “大哥今年回来过年吗?”  “前几天回来了,刚走。

”  “我给你们寄了礼物,嘉定喜不喜欢?”  秦佔道:“我们不在深城,他还没看到。 ”  “这都快过年了,你们不在深城去哪了?”  秦佔如实道:“汉城。 ”  女人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可听说了,你给嘉定请的新家教就是汉城人,该不会是趁着过年带嘉定去补课的吧?”  秦佔不咸不淡的道:“我看荣一京的嘴是时候缝上了。 ”  女人笑着道:“不是他跟我说的。

”  “除了他,没人嘴这么松。

”  关键除了荣一京,也没人会去荣慧珊面前说他的八卦。   两人笑着打趣几句,秦佔主动道:“你给我打电话,不会只是问候吧?”  荣慧珊不答反问:“看你这话说的,不然还能怎样?”  秦佔道:“我怎么不信?”  荣慧珊道:“你要是非逼着我说,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。 ”  秦佔道:“如果是关于荣慧琳和荣平的,那就不用说了。

”  荣慧珊诧异,“怎么生这么大的气?你也不是不知道,慧琳从小就这样,爱惹事,你教训她两句就算了,至于荣平,他虽然是我二叔的养子,好歹也在荣家这么多年,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别跟他一般见识…”  换作其他人,秦佔根本不会给对方说这些话的机会,但是荣慧珊,他还是耐着性子听完,而后口吻不变的回道:“你不清楚这边的事,这事你别管。 ”  从小到大,秦佔一直很给荣慧珊面子,不光因为她是大三岁的姐姐,而是她一直很照顾下面的弟弟妹妹,差不多跟秦仹在心底的地位是一样的,虽然她二十岁就出国嫁人,但这些年两人关系一如儿时,她在国内的一些买卖和生意也都是秦佔在帮忙打理,如非必要,他几乎不会逆她的意。   可这一次,荣慧珊才刚开口,秦佔就已提前拒绝。

  荣慧珊道:“我二叔打电话过来,具体什么情况也没说清楚,就说你把慧琳和荣平给带走了,还托人带话给他,别等着他们回去过年,他急的不行,非让我来跟你求情,我说你不会把他们怎么样,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。 ”  秦佔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跟你二叔说的是实话,他确实等不到儿女回家过年,荣平马山要坐牢,至于荣慧琳,她根本不在我这。 ”  荣慧珊明显停顿片刻,随后问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  秦佔道:“你好好在国外待着,不用管这边的事。

”  荣慧珊着急,“都闹成这样了,我能不管吗?你赶紧跟我实话实说,不然我现在就订机票回深城。

”  秦佔心烦,讨厌荣慧琳他爸用荣慧珊克他。

  蹙着眉头,秦佔沉声说道:“荣慧琳指使荣平动我的人,而且她使绊子还不是一次两次,这事没得商量,所以我让你不要管。

”  荣慧珊问:“她动谁了?”  秦佔本不想细说,又怕荣慧珊刨根问底,干脆直言不讳,“闵姜西。 ”  “你新请的家教?”  “嗯。

”  荣慧珊沉默几秒,随后道:“你喜欢她?”  秦佔没有迟疑,“是。 ”  荣慧珊似是兀自叨念:“难怪了…慧琳从小一直喜欢你,她被我二叔宠成公主脾气,谁都不能逆她的意,小时候你跟我走得近,她不敢跟你发脾气,背地里跟我吵了好多回,我以为她长大之后能收敛点,谁知道还是老样子…”  秦佔说:“你别管,就当不知道。

”  荣慧珊问:“你说慧琳不在你这,那她在哪?我二叔说她被人抓走了。

”  “不清楚。 ”  “跟我你还打马虎眼,什么意思,怕我传话给别人?”  荣慧珊佯怒。   秦佔说:“反正不在我这里。

”  荣慧珊道:“如果你非要出了这口气不可,那我也不拦你,谁让慧琳和荣平有错在先。 但错归错,罪不致死,你送荣平去坐牢,好歹他爸还能见个活人,现在慧琳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你告诉我她在哪,我让她家里人去找。

”  秦佔不出声,荣慧珊加重语气道:“她现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二叔一定把仇算到你头上。 ”  秦佔不屑,“我怕他?”  荣慧珊说:“不看僧面看佛面,差不多行了,给他们这么大的教训,谅她以后也不敢再任性妄为,大家好歹这么多年的交情,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,别让我下不来台,我二叔把电话打到我爸那里,是我爸跟我打的招呼。

”  荣家家族关系复杂,单说荣慧珊家里,她并不是她爸跟正妻所生,是外室生的,家里又重男轻女,当初就为了一个荣家儿女的身份,正妻变相逼死了她妈,荣慧珊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,这些年荣家大小姐看似锦衣玉食,但背地里的隐忍和心酸,以及她被迫的懂事和温顺,不足为外人道。   她很听她爸的话,近乎有求必应。

  秦佔闻言,沉默数秒,开口回道:“我知道她在谁手里,但具体在哪不清楚,我先叫人查一查。 ”  他办事自然比一般人有效率的多,荣慧珊马上道:“等她回家,我一定让她爸好好管一管。

”  秦佔淡淡道:“她要是不怕死,可以继续挑衅。 ”  荣慧珊道:“好了,别生气了,在汉城陪女朋友还不高兴点?”  秦佔暗自尴尬,心说哪里是女朋友,如果是还说什么了。

  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,秦佔问: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  荣慧珊说:“不用担心我,我好得很。 ”  秦佔问:“今年回不回深城?”  “再看吧。

”  “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。

”秦佔不咸不淡的调侃。   荣慧珊笑道:“以前我回去还能跟你们一起玩,现在你们一个个的都有女朋友了,光剩我一个多尴尬?”  秦佔说:“有女朋友就不能一起玩了?等你回来,我带她给你认识。 ”  荣慧珊道:“万一她不喜欢我怎么办?”  “你长得又不丑,她干嘛不喜欢你?”  “你不懂女人,女人看女人是凭眼缘的,万一她不喜欢我,你选我还是选她?”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