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0章 是谁处处受制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9:12 来源:本站

  面对上官夫人她们的关心,孤飞燕都不敢直视她们的眼睛。   她和靖王的真正关系,天武皇帝的算计,她自然是都不能说的。

她还在犹豫着如何回答,唐静就急,直接问,“燕儿,你不必管那么多,你就告诉我们,你想嫁,还是不想嫁?这可是一辈子的事,你若不想嫁,姐姐我给你想法子!”  上官夫人和妤夫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,上官夫人要开口,妤夫人立马瞪她,可惜,上官夫人还是开了口,“对,这是一辈子的事。 丫头,可千万想清楚了。

”  妤夫人表情复杂,暗暗踩了上官夫人一脚,上官夫人忽略了。   事情已经够乱了的,孤飞燕可不希望唐静和上官夫人再搀和进来。

她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靖王殿下的处境,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唐静推了推她,“你说话呀,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  孤飞燕连忙否认,“不!我,我……我挺喜欢靖王殿下的!我,我……”  唐静狐疑地瞪着她,孤飞燕都有些心虚了,谁知道,唐静却突然双手一拍,笑道,“我就知道,我早就看出来了!”  孤飞燕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唐静笑着冲上官夫人她们说,“我之前就问过她了,她还不认!说什么只是崇拜仰慕!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崇拜仰慕,那就证明已经臣服了呀!”  上官夫人冲孤飞燕眯眼笑了起来,“丫头,我也瞧出来了,靖王对你有意思……”  上官夫人的话似乎没说完,她迟疑了下,没往下说。   孤飞燕还能怎样,只能认了。 见唐静滔滔不绝,大有畅谈一番的架势,她连忙打断,称自己还有公务,让她们先歇息,她晚些再过来陪。

  一出门,孤飞燕恨不得马上去找靖王殿下,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但是,她还是直奔天武皇帝住的小院。 这个节骨眼上,她最不能见的就是靖王殿下,万一被人撞见了,麻烦就大了。   孤飞燕一离开,妤夫人亲自去关了门,上官夫人就把没说完的话说出来了。

  她说,“看样子,靖王对韩虞儿没意思,对韩家堡才有意思!呵呵,韩虞儿果真坏了苏夫人的好事了!”  妤夫人忍不住冲她翻白眼,“说得好像你们跟苏夫人不是一路的!我在提醒你一次,你夫君和苏夫人结盟的人选是天武皇帝,不是靖王!那丫头若是站到靖王那边,麻烦的是你们!”  上官夫人挑眉看去,呵呵笑道,“说麻烦的是我们?得好像你跟我们不是一路的!”  妤夫人冷冷的,“本就不是一路的。

你夫君至今不让上官堡搀和云闲阁的事,你父亲和你哥哥也都没兴趣,当然,我也没兴趣。

我就是提醒提醒你而已。 ”  上官夫人正要反驳,唐静打断了,“行了行了,你们这都是妇人之见!我舅舅和苏夫人都忌惮靖王,云闲阁那位主子未必会忌惮!你们瞎担心什么呀!我燕妹妹要嫁心上人了,我得赶紧给她准备嫁妆!”  上官夫人瞥了过来,轻笑,“呵呵,你还真当她是你那个燕妹妹了呀?”  云闲阁要找的人,小名也唤燕儿,唐静小时候总唤她燕儿妹妹。

  “她若是最好,若不是……”唐静耸了耸肩,道,“我多认一个妹妹,也无妨!”  上官夫人用手肘捅了捅妤夫人,“别瞎操心了,唐静送嫁妆,咱们两家就送贺礼吧!”  孤飞燕到天武皇帝住的小院,并没有见着天武皇帝,只见着梅公公。

  孤飞燕还未开口,梅公公就笑呵呵地道贺起来。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精芒,连忙将他拉到一旁去,低声,“梅公公,这么大的惊喜,少不了你的帮衬吧?怎么回事呢?”  梅公公本就有邀功的意思,听了这话就得意了,他低声,“孤药师,其他的,老奴不方便说。

您知晓太多也没好处。 老奴只能告诉你,这事呀……是晟王的主意!”  晟王?  “大皇叔?”孤飞燕好不意外,可是,细细一想,却也寻不出其他理由让天武皇帝的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!莫非是靖王殿下追查大皇叔的下落,被发现了?  她故作惶恐,紧张地问,“大皇叔不在宫中,这事情也……”  梅公公打断了,“孤药师,晟王器重器重您,将来,前程无量啊!您可别忘了老奴!其实,皇上是有犹豫的,老奴劝了几句,这事就定了!”  孤飞燕连忙道谢,她还要询问,梅公公却一而再岔开话题,同她聊起了大婚事宜。 孤飞燕一而再在话题拐回来,故作担忧,“梅公公,皇上这么做,靖王殿下对我必有戒心。 我虽为正妃,进了靖王府,怕是会处处受限吧?”  梅公公哈哈大笑起来,“孤药师,亏您那么聪明。 您就没瞧出来,皇上不打算对靖王殿下客气了吗?有皇上撑着,您呀,就放心当好您的正妃吧!您这肚子若争气,诞下君氏的嫡长孙,老奴保证,靖王府就是您说的算!”  孤飞燕只觉得背脊发凉,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,她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,靖王的处境并不好!  靖王殿下和她都还未先下手为强,天武皇帝和大皇叔就先下手为强了!  梅公公不愿意多说,她也没好强求,她暗想,自己只能尽快设法见到靖王殿下,再问清楚了。

  大婚在三日之后,佛诞盛宴也是三日后结束。 但是,大慈寺的一些小的仪式,小的活动她是不必要参加的。

安顿好上官夫人她们,她得秘密去一趟花月山庄!  然而,孤飞燕回道寮房,并没有看到上官夫人她们,而是被下人告知天武皇帝亲自来邀上官夫人她们去放生池,且准备了晚宴,要单独邀请她们几位,令她不必招待,先回城去,好好准备婚事。

  孤飞燕刚刚庆幸着能早点离开大慈寺,谁知道,她刚收拾好东西,梅公公就领着一个老嬷嬷过来了。

这老嬷嬷不是别人,正是伺候了天武皇帝多年的陈嬷嬷。

  陈嬷嬷知风俗,晓婚俗,通民俗,识文断字,五服俱全,乃是喜婆最佳人选,皇族里的婚事,都是她张罗的。

  天武皇帝虑及孤飞燕父母已逝,家中只有两个不成气候的长辈,所以令陈嬷嬷同她一道回孤家,为孤飞燕好好张罗,以免失礼丢人。

  梅公公离开了,孤飞燕表情那叫一个复杂。   她都还未开口,陈嬷嬷便道,“孤药师,咱们别耽搁了。 咱们得赶在明日。

日出之前回到孤家。

准新娘子在大婚前三日,必须待在闺阁中,大门不可出,二门不可迈,外人更不可见!。

嫁入皇族,不同嫁入普通人家,规矩甚多,还望接下来三日,孤药师莫让奴婢为难。

老奴会尽心尽力,让您风风光光,顺顺利利出阁。

”  孤飞燕不清楚靖王殿下是否已经处处受制了,她知道自己这三日必是处处受制的,她只能寄希望于靖王殿下有办法来找她。   很快,她就同陈嬷嬷登上了回城的马车……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