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1章 汉城的最后一晚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9:50 来源:本站

  闵姜西还没等出声询问,秦佔自顾道:“走吧。

”  三人乘电梯下楼,闵姜西问:“你们想吃什么?”  秦佔和秦嘉定异口同声:“随便。 ”  闵姜西思忖片刻,“要不吃火锅?吃火锅还暖和点,这边的汉城菜做的一般,等明天我带你们去一家特别正宗的汉城菜馆。

”  主要是为了一雪前耻,让汉城在他们心中留个好印象,免得一提汉城菜,他们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:咸。

  秦佔说:“我们明天走。

”  闵姜西闻言,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,秦佔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,有点儿蔫,也有点儿倦,像是说话都懒的开口。   闵姜西道:“明天就走?不在这边多玩几天吗?”她都没有好好招待。

  秦佔说:“有点事。

”  许是他不咸不淡的口吻,也许是闵姜西天生敏感,她竟下意识的想到下午他接过的那通电话,‘荣慧’什么,没看清是不是琳字。   秦嘉定也在身旁,闵姜西不好明说,只能掐头去尾的询问:“深城那边有急事吗?”  秦佔道:“有些熟人从外地过来,我跟秦嘉定要回去。

”  他每说一句话,嘴里都像是在喷火,下午睡觉的时候很冷,热水袋充了两次,本以为挺着睡着了就好,谁料睡到一半就觉得不大对劲儿,身体忽冷忽热,这种感觉非常熟悉,发烧了。

  只能怪荣一京是乌鸦嘴,好端端的提什么装病,这下好了,不用装,亲身实践的难受。   秦佔才不会像荣一京那么龌龊,装病装柔弱,这种事打死他都做不出来,他甚至不愿跟闵姜西提,反正明天就回深城了。   人一难受难免话少,秦佔也不能免俗,闵姜西暗暗胡思乱想,只怕是荣慧琳的事给他添麻烦。

  电梯在一楼打开,三人先后往外走,先行在这边开年会,总共百十多人,走哪儿都能碰见熟面孔,有同事看到闵姜西,搁着从前,不,是搁着上午那件事没发生之前,大家早就笑脸相迎,但这会儿明明看见也装作跟其他人讲话,‘目中无人’的从闵姜西身旁走过。

  闵姜西不仅无所谓,甚至还有些想笑,暗叹人真的是很有趣的一种‘高级生物’,人性也足够各领域的科学家们围坐在一起研究讨论个数百年。

  说她朝秦暮楚,她还没说他们是朝令夕改呢。   来到酒店门口,这会儿天已经黑了,周边路灯亮起,别样的一种风景。

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夹雪,现在天还是晴的,但是温度已经降下来,比白天要低五六度。

  闵姜西看着裹得严实的叔侄俩,主动道:“我们打车过去吧。

”  秦佔没有异议,他现在走路脚在飘。   上车之后,闵姜西跟司机说了地址,而后问:“你们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  秦佔道:“不用送。 ”  闵姜西说:“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,我都没时间好好招待你们,要是下午的飞机,我送你们去机场。 ”  秦佔说:“有多不容易?想来随时过来。 ”  他说话向来不按常理,闵姜西被噎了一下,转而问秦嘉定,“几点的飞机?”  秦嘉定如实回答:“不知道。 ”  他只跟着秦佔走,出两条腿就够了,这种事儿也用不着他来管。   闵姜西没在车上多说话,心底想着就算是明早的飞机,她也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请个假去送,不然他们来时她没接,他们走时她不送,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。   坐车很快就到了火锅店,三人下车,迈步往里走,路上秦佔偏头咳了一声,闵姜西马上问:“你不舒服吗?”  秦佔摇摇头,“没事。

”  这一摇头,熟悉的天旋地转感。

  这家火锅店不小,上下两层,闵姜西要了个包间,店员立在一旁,说的是汉城话,闵姜西也用方言跟她对话,随后转普通话跟秦佔和秦嘉定推荐。

  秦佔还是那句话:“随便。 ”  秦嘉定倒是认真选了一些,中途似是好奇的问:“‘男人靠得住’是什么?”  店员用汉城话回应,连比划带说,秦嘉定听不懂,闵姜西给他翻译,“是一种馒头做的主食。 ”  秦嘉定不置可否,闵姜西说:“我们要一份。 ”她知道秦嘉定心里一定想知道。   “我点完了,你们点吧。

”秦嘉定起身去洗手间。   闵姜西又添了几样,店员陆续确认,出声询问:“酒水需要吗?”  闵姜西正想点饮料,秦佔开口:“有什么酒?”  店员直接把菜单递给他,说是有好多种。

  秦佔接过去扫了一眼,用笔勾划,看这样子还不止点了一样,闵姜西坐立难安,憋着道:“别喝太多酒,这边的豆奶很好喝。

”  秦佔没抬头,店员道:“天这么冷,喝点酒也好,暖和一些。 ”  闵姜西笑比哭难看,她也知道喝酒暖和,但是秦佔一喝多,她心凉啊。   点完,秦佔伸手把菜单还给店员,店员一边手动确认,嘴里一边嘀咕:“15年的白云边一个,白葡萄酒和红葡萄就各一瓶,气泡酒两瓶…豆奶三瓶是吧?”  秦佔‘嗯’了一声,闵姜西惊讶,“你点这么多酒干嘛?”  秦佔平静的回道:“我们明天走,今天算你给我们饯行。

”  闵姜西心说,送你去景阳冈打虎吗?  许是她的目光过分传达了内心的真实想法,秦佔开口道:“我买单。

”  他故意逗她,闵姜西无语,点都点了,也不好再让店员划下去。   店员走后,包间中只剩他们两个,闵姜西直言不讳,“是不是荣慧琳那边出了什么事?”  秦佔眼皮一掀,看向闵姜西,慢半拍道:“你不提她我都忘了。 ”  闵姜西说:“如果有什么麻烦事,你不要瞒着我,虽然我未必能帮上你什么忙,但多个人出点主意也是好的。

”  秦佔很不舒服,能坐在这里强打精神浪,绝对是出自于对闵姜西的真爱,难受到大脑不愿转弯,秦佔开口说:“有很重要的熟人从外地来深城做客,我爷爷打电话让我们回去,你帮我出个主意,我用什么话搪塞他?”  才能不回去,留在这里陪你。   剩下的这小半句,秦佔没说完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