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精明老公,步步为婚!薄靳深,洛青池 情绪管理类绘本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07 19:59 来源:本站

精明老公,步步为婚!薄靳深,洛青池 情绪管理类绘本

《精明老公,步步为婚!》主角薄靳深,洛青池,是非烟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,薄靳深,洛青池小说讲述了被未婚夫和后妈害死,洛青池意外重生。

重活一世,她步步为营,斗贱人,虐渣男,打小人。 本来活得是越来越精彩,可偏偏……让她遇上了个腹黑冷漠霸道再加狂拽酷炫并且把她吃得死死的男人!从此,洛青池踏上了一条不归路……精彩章节“金宇会去接你。

”薄靳深撇了眼金宇,他连连点头。

因为上一世的事情,洛青池心里多少对晚宴是有一些抗拒的。

第二天金宇来接她的时候,就看到她只穿了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,头发高高地束在脑后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高中生跑了出来。

“洛小姐,需要我再等您一会儿吗?”以为她会抽空去换衣服,金宇问了一句。 洛青池在车门前停下了脚步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,抬头反问,“这么穿有什么问题吗?”金宇默然。 洛氏虽说比不上薄氏,多少也算个大集团,他不觉得洛青池长这么大会没有参加过酒会。 晚宴在薄家别墅举办,说是别墅,洛青池觉得到更像是一个大庄园。

他们到的时候,庄园外已经停了不少名车,远远看过去,诺大的庄园灯火通明。

庄园门口,站着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一个一个的查看来人的邀请函。

看到薄家的车,几人默默让开道,让车子平稳的驶了进去。

庄园里的别墅门口,金宇让司机停车,扭头道,“洛小姐,薄总在里面等您。

”洛青池扫了眼别墅门口,不少人正朝着边看着。

能在这儿停的只有薄家的车,都在好奇车里坐的是哪号人物。 车门打开了那一瞬间,门口来往的人步子都慢了下来。

只看到一个穿着简单到在他们眼里有些磕碜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众人看看她的穿着,再看看她身后薄家的车,眼神复杂。 随着洛青池的靠近,灯光一点一点地打在她脸上,白皙的肤色映衬着精致的五官,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一样,一下子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。

“这不是洛家那个吗?”洛青池对周围的猜测充耳不闻,一边走,一边四处打量。 不知道薄靳深在哪等着她。 在门口看了一眼没看到人,洛青池索性在角落里站住,无所事事地看着长桌上摆放的食物。 就在她为薄氏的财大气粗感慨时,有些吵闹的现场突然安静下来。

洛青池转身看了一眼。 不远处,薄靳深一身黑色西装,冷着脸朝这边走了过来。 不是有人往他身边凑,都被他冷漠的气场给吓跑了。

洛青池这才注意到,在场的这么多人,一多半都是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人,剩下的也多是半百大的前辈。

看了眼薄靳深跟她的距离,洛青池默默转过身,只给那些人留下一个清瘦的背影。 四周各异的目光越来越强烈,洛青池无奈地叹了口气。 身后,薄靳深的视线从她的T恤扫到她脚下的平底鞋,眉头拧了起来。 “跟我进去。 ”洛青池迟疑了几秒,转过身来,很是自然地挽住了那人的胳膊,唇角微扬。 看她的样子,刚才的不情愿似乎只是薄靳深的一个错觉。

这次,一路上没人再靠近薄靳深。

带着她在酒会上转了一圈,薄靳深把人放在一边,沉声吩咐道:“在这儿等着,我一会儿过来找你。 ”洛青池配合地点点头。

反正叫她来就是为了替他挡一挡桃花,现在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了,薄靳深自然没必要带着她去跟人谈生意。 尽管几分钟里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人来的那么快。

“洛小姐,洛氏没有举行过晚宴,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不懂规矩吧?”薄靳深才刚离开,洛青池身边就围过来两只吵人的苍蝇。

“我见识少,麻烦你们告诉我,我哪里不懂规矩了。 ”洛青池退后一步,眉眼低垂,身后的马尾也低低的贴在脖子上,显出几分怯懦。

见状,那两个人以为她是个好欺负的,气势更嚣张了。

“没人告诉你要穿礼服吗?还是说洛氏穷的连晚礼服都买不起?”“我知道要穿晚礼服,可是……”“知道你还敢穿着这一身站在薄总身边,是不是诚心想丢薄总的脸?”那两人突然扬高了声音把洛青池没说完的话堵了回去。

洛青池眸子闪烁了几下,目光开始四处游移。

“看来洛氏的教养确实不太好,你不知道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要看着对方吗?”见洛青池不理睬她们了,那两人又开始挑刺。

终于,洛青池正色看向她们,脸上的怯懦不再,从容地往前走了半步,蹙着眉似有些苦恼。

“我也想穿着礼服来,可是薄靳深说,我不适合穿高跟鞋,要是你们觉得不合适,那就去跟薄靳深说吧。 ”说完,扔下那两个处于震惊中的女人,洛青池朝别墅外走去。 走到别墅门口,一个老人步伐缓慢地朝别墅这边走过来。 上楼梯时,像是有人叫了他一声,老人回头去看。 洛青池刚走到楼梯上就看到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,接着,就看到老人一脚踩空。 得亏她穿着平底鞋,离得又近,在老人摔下去之前赶过去在下面扶了一把。

“哎呦,谢谢,谢谢。

”老人吓得不轻,站起身子的时候额头上满是冷汗,连声跟洛青池道谢。 “你是哪家的孩子?”洛青池笑笑,“您没事儿就行。

”说完,冲老人微微点了下头,扭头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看到侧面一片光线昏暗的地方,跟老人说了句再见,转身朝那儿去了。 身后的下属赶了过来。 薄老爷子含笑看了眼她的背影,眼底满是喜爱。 在下属的催促下,老爷子走进了别墅。 一见他进来,人们瞬间安静下来,默契地给他让开了一条路。

薄老一手开创薄氏,薄氏能走到现在,离不开他的功劳,在业界人心里,薄老可谓是一代神话。 “大家继续,不用管我。

”薄老和蔼地跟一群小姑娘笑笑。 那头,薄靳深快步迎了上来。

薄老跟他一前一后地走着。

“那个穿T恤扎马尾的漂亮姑娘是不是你叫来的啊?”走了没两步,薄老突然侧头看着薄靳深问了一句。 这场宴会是他主办的,自然也知道自己请了些什么人来,刚才那个姑娘没有邀请函还能进来,想来想去也只能是他宝贝孙子叫来的了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