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绿军装的青春第二十章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11 20:54 来源:本站

绿军装的青春第二十章

第二十章韩松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两位班长都没能按时起床,最后一班岗只能那个老兵自己巡逻了。

还好没有巡逻岗查,否则一查一个准,俩人谁都跑不了。

第二天上午,所有人只好在另一个士官的带领下进行工作,整个场地相对来说比较平整,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将杂草除干净,清理表面,将比较大的石块弄到一起后垫路使用,给水排水设施的建设等等。

中午吃饭,两位班长大人姗姗来迟,看着似乎还有些摇摇晃晃的。 今早上韩松提前和炊事班长打好了招呼,所以两碗酸梅汤及时出现在了两位班长面前。 “韩松,下午四点,跟我俩去跑一趟五公里保持身体体能,大部队上山后会组织一次摸底测试,你不能因为场地修整耽误了体能训练。

”霍连杰喝着酸梅汤,头也不抬地说道。 哎,这就是报应,前脚一壶酒给班长灌趴下了,后脚就给安排体能训练,这干一下午的活,哪还有力气跑步。 “哦对了,带上水壶和挎包。

”霍连杰不忘提醒。 韩松心里突的一下,带上水壶还说的过去,担心口渴,但是带上挎包干啥,又不是跑武装五公里,而且轻装五公里二十分钟就回来了,其实水壶也没必要带的。 韩松刚想问下霍连杰什么原因,蓦地瞥见刘天在旁边使劲地冲自己打手势,似乎提醒他暂时不要问。

韩松心里虽然比较疑惑,但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似乎下午不仅仅是跑个五公里这么简单。

吃完饭,稍事休息,两位班长大人便加入到了大部队,有两位经验丰富的老手做指导,整个工作进度都快了许多,照这速度下去,估计用不了一个星期就能把活做完了。 趁着干活的空挡,韩松摸到刘天跟前,小声问:“刘班长,下午到底啥打算?”“什么啥打算?”他瞄了韩松一眼,继续拿着工兵锹跟眼前的一个土堆战斗着。

韩松再靠近点,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:“就是下午,我班长带我干啥去啊。 ”刘天一脸坏笑:“你应该去问你班长啊,你问我干啥。 ”“我不敢问,只能问你。

”韩松心里给了他一个白眼,要是猜得出来霍班长的目的,才懒得问你。 他拍了下韩松肩膀:“韩松啊,这个事呢必须得问你班长,又不是我让你去的,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。 再说了,不就是跑一个五公里嘛,还能让你干啥,你以为让你打家劫舍去啊。

”不是,怎么他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,还是,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,这是一个五公里的事吗,这里面绝对有猫腻的还不好。 刘天是霍连杰带出来的兵,这么多年下来,霍连杰心里想啥事他绝对能猜得出来,这俩人合起伙来瞒着自己这件事,肯定是有什么阴谋,只是自己现在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。 韩松仔细回忆了下最近的行为,发现自己也没犯了什么错啊,难道还是揪着昨晚的酒不放?这也太小气了点吧。 难道昨晚上军纪科真的跑来查哨了,然后两位班长大人被查了?也不对啊,一早就跟岗哨打听了,昨天一晚上啥事都没有,除了满山都是这次提前来的人外,一个外人都没有,连深山老林里的虫叫声都没有呢,但凡有点风吹草动肯定瞒不过最高点的岗哨。

来一次批评教育?那也不至于用跑五公里来掩盖吧,又不是什么秘密,直接在大家面前一顿批评教育不就行了,干嘛还跑个五公里,就算是体罚也不是这样体罚的,这运动量太轻了。

眼看着日头逐渐西斜落下,韩松猜了半天也猜不透霍连杰到底想干啥,搞的自己还很难受。

“走了,韩松,带上水壶挎包。

”韩松心一横,反正横竖都是一刀,既然想不出来就不想了,看看霍连杰到底要干嘛。

于是,三个人按照五公里路线奔跑着,身影在那些埋头苦干的人眼中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整个驻训场的五公里跑到其实就是山民们长年走的山路。

路两旁时不时地出现山民们种的庄稼,有玉米,有花生,还有地瓜。

这里可比不上院里那水泥柏油路啥的,都是土路,还有土坷垃,跑起路来有些硌脚。

“韩松你着什么急,又不卡你时间,跑那么快干什么。

”后面传来霍连杰的声音。 “班长,跑完我还想回去吃晚饭呢,咱这一来一回中间再休息会怎么着也得俩小时,咱时间不够啊。

”韩松稍微平顺了下气息,放慢速度等着在后面慢悠悠一步三晃的两位班长。 “放心,赶得回去,这才走了多远,一会折返回去很快的。 赶不回去咱也能在睡觉前回去。 刘天,你问了今晚的口令了吧。 ”“放心,早问好了。

”刘天拍着胸脯信誓旦旦。

虽然这条大道是一路畅通,没见什么岔路口,不过在这深山野外的,没有老兵的带领,韩松可不敢愣头青似的一直跑下去,万一真碰到什么拐弯路闷不吭声地跑错了方向,再想找回来的路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 “韩松!过来!”霍连杰叫住小步慢跑着的韩松,韩松回头一看,见他俩站在一处草丛旁嘀咕着,似乎在讨论什么。

韩松只好折身返回去找他俩。 “我记得就是这里,应该不会错的。

”霍连杰皱着眉,使劲回忆着。 “是这里吗,可是这草太茂盛了,不像是咱们藏东西的那个地方。

”刘天却觉得不像,但是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韩松看了看那草丛,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有些奇怪的问:“班长,怎么了,这里是有什么东西吗?”霍连杰看了他一眼,转身仔细看着周围的环境。 刘天也是,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 尤其是周围不远处几棵少的可怜矮的可怜的小杨树,不断比划着什么。 “就是这里没错了,不过草比去年密了些,很有可能是村民秋天打草的原因。 ”霍连杰摸着下巴沉思道。 “那有没有可能被村民发现给弄走了。 ”刘天有些担心。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