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高适《别董大二首》: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09 11:43 来源:本站

高适《别董大二首》: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

  别董大二首    【其一】  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   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  【其二】  六翮飘飖私自怜,一离京洛十余年。

  丈夫贫贱应未足,今日相逢无酒钱。   作者简介:  高适(700年-765年),汉族。 六十五岁。

字达夫、仲武,景县(今河北景县)人,后迁居宋州睢河南商丘)。 唐代著名的边塞人,世称高常侍。

少孤贫,爱交游,有游侠之风,并以建功立业自期。

20岁西游长安(今陕西西安),功名未就而返。

开元20年去蓟北,体验了边塞生活。

后漫游梁、宋(今河南开封、商丘)。 天宝三载,与、、同游梁园(今河南商丘),结下亲密友谊,成为文坛佳话。

天宝八载(749年),经睢阳太守张九皋推荐,50岁应举中第,授封丘尉。 十一载,因不忍鞭挞黎庶和不甘拜迎官长而辞官,又一次到长安。

次年入陇右、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幕,为掌书记。

安史之乱后,曾任淮南节度使、彭州刺史、蜀州刺史、剑南节度使等职,官至渤海县侯终散常侍,世称高常侍。 永泰元年(765年)卒,终年65岁,赠礼部尚书,谥号忠。

高适与岑参并称高岑,有《高常侍集》等传世,其诗笔力雄健,气势奔放,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、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。

开封禹王台五贤祠即专为高适、李白、杜甫、何景明、李梦阳而立。 后人又把高适、岑参、、合称边塞四诗人。

  简析:  高适为著名的边塞诗人,与岑参并称高岑。

高岑代表着边塞诗派的最高成就,边塞诗在我国诗坛中占有一定的地位。 《别董大》是唐代诗人高适在送别友人董庭兰时创作的两首七绝,其中第一首堪称千古绝唱,是送别诗中的典范之作。 在唐人赠别诗篇中,那些凄清缠绵、低徊留连的作品,固然感人至深,但另外一种慷慨悲歌、出自肺腑的诗作,却又以它的真诚情谊,坚强信念,为灞桥柳色与渭城风雨涂上了另一种豪放健美的色彩。

高适的《别董大》便是后一种风格的佳篇。   这两首诗是高适与董大久别重逢,经过短暂的聚会以后,又各奔他方的赠别之作。 作品勾勒了送别时晦暗寒冷的愁人景色,表现了诗人当时处在困顿不达的境遇之中,但没有因此沮丧、沉沦,既表露出诗人对友人远行的依依惜别之情,也展现出诗人豪迈豁达的胸襟。   注释:  (1)董大:指董庭兰,是当时有名的音乐家。

在其兄弟中排名第一,故称董大。   (2)黄云:天上的乌云,在阳光下,乌云是暗黄色,所以叫黄云。   (3)曛:日光昏暗。   (4)知己:了解自己的人,好朋友。

  (5)谁人:哪个人。   (6)君:你,这里指董大。   (7)六翮飘飖:比喻四处奔波而无结果。

翮(hé):鸟的羽毛。

飘飖(yáo):飘动。   (8)京洛:京城长安和洛阳,常代指京师。

  译文:  【其一】  满天黄云,太阳被笼罩得昏昏沉沉,北风吹来,大雁在纷飞的雪花中向南飞去。

不必担忧您前去的路途没有知己,(凭着你的琴声、你的音乐修养)普天之下谁会不敬重你呢!  【其二】  六翮飘摇自伤自怜,离开京洛已经十多年。 大丈夫贫贱谁又心甘情愿,今天相逢可掏不出酒钱。

  创作背景:  公元747年(唐玄宗天宝六年)春天,吏部尚书房琯被贬出朝,门客董庭兰也离开长安。

是年冬,与高适会于睢阳(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县南),高适写了《别董大二首》。   赏析:  在唐人赠别诗篇中,那些凄清缠绵、低徊留连的作品,固然感人至深,但另外一种慷慨悲歌、出自肺腑的诗作,却又以它的真诚情谊,坚强信念,为灞桥柳色与渭城风雨涂上了另一种豪放健美的色彩。

高适的《别董大二首》便是后一种风格的佳篇。

  这两首送别诗作于公元747年(天宝六年),当时高适在睢阳,送别的对象是著名的琴师董庭兰。

盛唐时盛行胡乐,能欣赏七弦琴这类古乐的人不多。 崔珏有诗道:七条弦上五音寒,此艺知音自古难。

惟有河南房次律,始终怜得董庭兰。 这时高适也很不得志,到处浪游,常处于贫贱的境遇之中。

但在这两首送别诗中,高适却以开朗的胸襟,豪迈的语调把临别赠言说得激昂慷慨,鼓舞人心。   从诗的内容来看,这两篇作品当是写高适与董大久别重逢,经过短暂的聚会以后,又各奔他方的赠别之作。

而且,两个人都处在困顿不达的境遇之中,贫贱相交自有深沉的感慨。

诗的第二首可作如是理解。

第一首却胸襟开阔,写别离而一扫缠绵忧怨的老调,雄壮豪迈,堪与王勃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的情境相媲美。

  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

这两句以其内心之真,写别离心绪,故能深挚;以胸襟之阔,叙眼前景色,故能悲壮。

曛,即曛黄,指夕阳西沉时的昏黄景色。

  落日黄云,大野苍茫,唯北方冬日有此景象。 此情此景,若稍加雕琢,即不免斫伤气势。

高适于此自是作手。

日暮黄昏,且又大雪纷飞,于北风狂吹中,唯见遥空断雁,出没寒云,使人难禁日暮天寒、游子何之之感。 以才人而沦落至此,几使人无泪可下,亦唯如此,故知己不能为之甘心。 头两句以叙景而见内心之郁积,虽不涉人事,已使人如置身风雪之中,似闻山巅水涯有壮士长啸。

此处如不用尽气力,则不能见下文转折之妙,也不能见下文言辞之婉转,用心之良苦,友情之深挚,别意之凄酸。   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 这两句是对朋友的劝慰:此去你不要担心遇不到知己,天下哪个不知道你董庭兰啊!话说得多么响亮,多么有力,于慰藉中充满着信心和力量,激励朋友抖擞精神去奋斗、去拼搏。 因为是知音,说话才朴质而豪爽。 又因其沦落,才以希望为慰藉。

  六翮飘飖私自怜,一离京洛十余年。

丈夫贫贱应未足,今日相逢无酒钱。 可见他当时也还处于无酒钱的贫贱境遇之中。

这两首早期不得意时的赠别之作,不免借他人酒杯,浇自己块垒。

但诗人于慰藉中寄希望,因而给人一种满怀信心和力量的感觉。

  诗人在即将分手之际,全然不写千丝万缕的离愁别绪,而是满怀激情地鼓励友人踏上征途,迎接未来。 诗之所以卓绝,是因为高适多胸臆语,兼有气骨(殷璠《河岳英灵集》)、以气质自高(《纪事》),因而能为志士增色,为游子拭泪。

如果不是诗人内心的郁积喷薄而出,则不能把临别赠语说得如此体贴入微,如此坚定不移,也就不能使此朴素无华之语言,铸造出这等冰清玉洁、醇厚动人的诗情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