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566章 吵闹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12 14:56 来源:本站

第566章 吵闹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“哎呀,叶生,你要不要这么猴急。 ”面对叶景诚的粗暴,叶子楣没有刻意去迎合,相反还卖弄起风情。 看起来经验虽然不够,但是知识还是专门去学过。 最重要的是她清楚自己的定位,知道叶景诚不可能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,所以她宁愿提出一些实际的要求。

叶子楣主动蹲了下来,双手在叶景诚的腿根来回抚摸,时不时给对方抛一个媚眼。 ……当两人准备进入正戏,办公室忽地传来一阵敲门声,而后利智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,贸贸然的闯了进来。

“叶生,你的……”闯进来的利智顺手关上房门,只是当她转身的那一刻……啊——眼见叶景诚与叶子楣在进行人生大事,原本因为受气一脸不耐烦的利智,脸色马上变得惶恐以及不知所措,连忙用手上的文件遮挡这不堪的一幕。 利智也没想到会撞见这个情况,因为刚才的受气她忍不住去发泄,故意没有等叶景诚同意就闯了进来,谁知道好巧不巧……同时,她内心也是一阵伤心难受,没想到叶景诚会是这种人,来者不拒外加白日宣,之前产生的好感顿时成为负值。

“你们不知……”利智收回了那一句不知廉耻,毕竟她要是不闯进来,也不会说拆穿两人的,该为嘟囔道:“你们自己不锁好门。

”说完便打算开门离开,她身后的叶景诚提前裤子,当没事发生一样叫道:“站住,有什么事说。

”“洪金保半个小时后会上来,找你商量电影的上映日期。 ”利智不悦的说道: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。

”不过转身的时候,她刻意用手将文件掩了掩,从侧面可以看到文件下面还藏有一个便当。

原本是因为上次叶景诚吃了她的便当,又要求她下次再带一份过来,正好利智今天早上的时间充足,于是精心制作了一个便当。 不过眼下,她很明显收回这个福利。 难为她以为叶景诚真的想尝试她的手艺,现在看来不过是对她的一个玩笑。

这个便当就算扔进垃圾桶,也比拿给叶景诚做贱要好。 “麻烦你顺手关门,不要再那么没礼貌啦。

”叶子楣趾高气昂了走了上去,一边打量一边围着利智走了一圈,最后顺带发出一声嗤笑。

利智恶狠狠地盯了叶子楣一眼,心中更是无名火起,这个叶子楣从一来到公司,就一直对她有诸多意见。

她自己不要脸的送上门来就算了,现在被撞破还可以若无其事,真当人家不知道她是狐狸精?如果利智默默退出办公室还好,偏偏面对她恶狠狠地眼神,又给了叶子楣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。

“哎呀,我好怕啊。 ”叶子楣拍了拍胸口,佯作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。 画风急转,叶子楣的语气像极老板娘,接二连三的奚落道:“所以说你们这些大陆妹,都不是做事的。 吃我们的用我们的,说你两句就给脸色我看,有本事下个月不要来上班了。 ”“我怎么做要你来批评,我上不上班又关你什么事。

我进来是跟老板汇报事情,不像有些人好大的一阵骚味。 ”利智将手放在鼻前拨了拨风,暗示叶子楣腋下传来一阵臭味。

只要叶子楣智商没问题,就知道利智是想说她有‘狐臭’,正宗的狐狸精。 “你说谁狐狸精了!”无可否认,叶子楣的确是想当狐狸精。 但是被利智当面拆穿,面子上肯定是过不去。 于女人之间斗争,往往比男人还要激烈。

“你又比我好多少?”被对方撕开了脸皮,叶子楣自然要找回场子。 怪声怪气说道:“听说你刚来的时候,又老土又骑呢。 现在变了那么多,被哪个男人开发的?”“你说什么?八婆!”利智难得挤出一句粗口。

不过语音的不准确,又惹来叶子楣的诟病,泼妇般说道:“广东话都说不清楚,就算你打扮得再好看,身上依然有一阵北姑味。

”利智说不好粤语,不关乎她用不用心的问题,而是粤语的难度的确不小。 拿最简单的音调来说,普通话只有四个音调,而粤语足有九个音调。 对于一个用惯四个音调的人,改用九个音调肯定有难度。

而且两者的差别也很大,没有一个没有类比性。 不过对于熟悉粤语的人来说,这门语言简直是吵架神器。 正如周星池的《审死官》一样,死人都被能说活过来。

用它来和别人对骂,战斗力简直是爆棚。

“顶你个肺,你个死八婆,真是买棺材不知道地儿,敢说阿姐是狐狸精,我问你是不是痴胶花……”叶子楣开启嘴炮模式,一句句粗话又快又急,利智根本是哑巴吃黄连。

加上叶子楣越说越激动,甚至动手去推搡利智。 利智忍无可忍推了回去,却挑起对方更激烈的怒火,一把将她推倒在地。 利智拿在手上的文件和便当,随之散落一地。 “够了!”一直看着这场‘好戏’的叶景诚,一声喝止让两人为止一愣。 “叶生啊,你看一下她……”叶子楣几步走上来,恶人先告状。

“啪——”只是她的话没说完,叶景诚突如其来的一巴掌,使得她直接愣在原地。 叶子楣并没有异想天开到,真正的当上叶景诚的女友,充其量像利智所说的狐狸精,甚至只是叶景诚的一个玩物。

但即使是这样,她认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也不是一个小小秘书能够比拟的。

如今叶景诚居然为了一个秘书,给了她一个巴掌外加一句:“滚出去!”叶子楣捂着自己的脸蛋,这一巴不算重。

却告知了她一个事实,并不是她看高了自己,而是她小看了这个秘书。 她一直在强调自己跟叶景诚的关系,却忽略了利智同样可以有这一层关系,而且利智跟叶景诚朝夕相对,没感情也迟早培养出感情。 那她刚才的所作所为,就不是单纯的耀武扬威,而是变成了无理取闹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