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0章 祭品!(一)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3:25 来源:本站

  “一尸两命,村里人全都说这女的晦气,找了几个正当年的小伙准备把井口挖开,将尸体取出来。

”  “可这时候怪事发生了,那女的是头朝上跳下去的,挖到一半时,有人看见女尸的脸扬了起来。 ”  “一张死人脸,泡的发白,两眼外鼓,直勾勾盯着挖井的人。 ”  “做了亏心事,井边的几个小伙都吓坏了,全都不敢再继续往下挖。

”  “尸体放到井里可不行,村长和死人那家商量着,出钱请人来挖。

”  “可第二天跑到井边一看,原本是头朝上的尸体,现在变成了脚朝上,她就好像要钻到井里面去一样。

”  “看到的人把这事报告给村长,老村长为了安抚人心,说是因为开井震了水脉,尸体自己滑了下去。 ”  “这理由没人相信,到了第三天再去看的时候,村里人发现那井里的尸体竟然不见了!”  “村子里共有东西南北四口井,打在同一条暗河上面,现在尸体不见了,指不定会从哪口井里冒出来。

”  “再往后古怪的事情接连出现,女人跳的是村子西边的那口井,很多人为了避开她,跑到村子东边的井里取水。

”  “这井里的水刚打出来的时候看着没问题,但是做饭之后,会发现饭里有女人的长头发。 ”  “大概又过了一周,住在井边的人在晚上听见井里传出哗哗的声音,感觉有什么东西沿着井壁往上爬。

”  “他趴在窗户下面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有一个红影从井口出来!”  “到了第二天,大家发现女人的丈夫竟然死在了自家卧室里。 ”  “她的丈夫本身是个畸形,脸部和手臂都有问题,死的时候脑袋被塞进水桶里,死因好像是溺水。 ”  “村里人心惶惶,老村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,想要去山外面请个半仙来看看,结果还没等半仙过来,村子里的牲畜就开始大批量死亡。 ”  “有人害怕了,举家逃离村子。

”  “可恐怖的是,过了一天一夜,那些逃走的人都被扔在了村口的山谷里,死状各不相同。 ”  “似乎只要喝过井里水的人,就算跑的再远也会被抓回来杀掉。 ”  “村里人人自危,也顾不上打造棺材,只是把死者就地掩埋。 ”  “跑出村子必死,留下来也找不到活路,村里人想尽了各种办法都解决不了那个女鬼。

”  “她怨气太重,杀性太盛,每晚都会有一两个人死在家里。

”  “死的人越来越多,我们这的人比较迷信,死后不装进棺材,变成鬼也是无家可归的野鬼。

下一个死的会是谁没人知道,说不定就会落到自己头上,于是家家户户都开始给自己打造棺材,活人家里放棺材的原因就是这个。

”  “过了一个多月,那女鬼终于停手,而这时候村子里几乎看不到一个身体正常的男人。

”  “她把村子里所有身体没有畸形,以及作恶的人都杀了。 ”  “这时候才有人猜到了她的想法,村里害怕近.亲通婚影响后代,所以去拐山外面的女人。

而这个女鬼不断杀掉正常的人,把一群残疾怪物困在村子里,很可能就是想要让村子里的人,世世代代只能以怪物的形象出现!”  瘦小男人越说越激动,他挥舞着长短不同的手臂:“祖先的血脉已经被污染,村子里只剩下怪物,身体正常的人会被杀掉,也只有畸形能够让那个女人开心,可以在她手中逃得一命。

”  男人的故事有些沉重,陈歌没有发表意见,第一个开口的是老魏:“抛开身份不谈,我最厌恶的就是人贩子。 ”  “这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事情,做过错事的人早已被杀死,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现在是无辜的人受到了牵连。

”男人扬起自己的手臂:“没有人愿意做怪物,我看见水面上倒映的自己,无数次想要去死,但我不甘心!”  他握紧了拳头,样子看起来很滑稽,可是周围的人却笑不出来。   “如果是一年以前,我根本不会、也不敢产生反抗的念头,但是现在不同了。

”他深陷绝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言的表情:“我有了自己的孩子,是个身体没有任何缺陷的小男孩。

”  “你有了自己的孩子?”  “是啊,简直是一个奇迹,两个怪物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。 ”男人喘着气:“我不能把他留在这里,他会被那个女人盯上的,就算那个女人没有发现我的孩子,村子里的其他怪物也会为了保命将我的孩子献给她。 ”  陈歌从男人话中听出一丝不对劲:“其他村民,会把你的孩子献出去?”  “这村子里的人都已经疯了,不对,现在他们根本不能被称之为人。 ”男人指甲抓进肉中:“很多年前,女鬼血洗村子的时候,唯独放过了一户人家,那家有一个独生女,姓朱。

”  “女人第一次逃跑就是这个朱姓女人协助的,女人被抓住后,朱姓女人也被吊在村头一顿毒打。 ”  “后来在女人被欺负的时候,也只有这个朱姓女人站出来帮她说过话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女鬼放过了朱家。

”  “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,剩下的村民为了活命只好推选朱姓女人为新的村长,让她去和女鬼沟通。

”  “村民以为朱姓女人会为他们说话求情,可事实和他们想的完全不同,那名朱姓女人站在了厉鬼那一边,她成了厉鬼管理村庄的工具。

”  “为了更好的享受折磨的过程,厉鬼要求我们只要发现身体正常的新生儿,都要送到朱姓女人那里去,如果有人刻意隐瞒,就会杀掉所有知情不报者!”  “没人知道孩子到了朱姓女人那里后究竟怎么样了,我们只知道孩子被朱姓女人抱进漆黑的屋子后,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”  双眼溢满恐惧和不安,男人畸形的双手抓在一起:“这个规则一直延续到今天,我孩子的情况已经被他们知晓,所以我只能和你们这些外来者合作,抓紧时间把我的孩子送出去!”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