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6章 噩梦开始的地方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21:15 来源:本站

  “她就在井里,只不过还未醒来。

”朱姓女人没有往后退,护在两个孩子身前。

  “你不说,那我只好自己去找了。 ”黑袍朝身边的红衣挥了挥手,那个满身是脸的怪物直接钻入刚才一个村民身体当中,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那个村民就瘫倒在地,没有了气息。

  “看来不是他。 ”黑袍仰起头:“女鬼是被村民逼死的,就算身受重伤无法维持形体,也肯定不会附身在村民身上,那她会寄托在谁的身上?”  黑袍与其说是在思考,不如说是故意在试探朱姓女人的反应。

  在进入活棺村之前,怪谈协会已经搜集到了很多信息,只不过这些信息大多比较模糊,需要验证。

  听到黑袍的声音,朱姓女人明显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女鬼厌恶大部分村民,但有一个姓朱的女人是个例外。

”黑袍将满身是脸的红衣唤到身边,手指穿过那怪物的头发,好像对待情人般,温柔的抚摸着它:“如果我是那只女鬼,一定会寄托在最信任之人的身上。

”  他轻拍红衣的头颅,语气陡然一变,伸手指向眼前的朱姓女人:“杀了她!”  毫无征兆,这个疯子上一秒还在说着其他事情,下一秒就直接翻脸。   朱姓女人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果断,危急时刻,女人从红棺里取出的那些配饰出现了变化。   每一件饰品里都藏着一个半身染血的厉鬼,这应该是朱姓女人最后的底牌了。

  她回头对江铃小声说了一句话,然后就全力操控厉鬼拖住了怪谈协会的红衣。   江铃和范郁听到了女人的话,慢慢往后退去。

  满身是脸的怪物发出瘆人的笑声,这个红衣和其他红衣不太一样,它更像是一个怨念的集合体,极有可能来自“门”后的世界。

  饰品里钻出的鬼怪被撕碎,那怪物身上所有的人脸都做出了同一个动作——张开嘴巴,咬向朱姓女人。   这一刻黑袍人似乎等待了很久,他的声音都在颤抖:“吃掉一个顶级红衣,这在以往根本不敢想象!”  黑袍终于说出了怪谈协会此次来到活棺村的真正目的,他们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得知活棺村里有一个受伤的顶级红衣,所有布局都围绕着那只红衣厉鬼进行。   只要能吞掉那只受伤的顶级红衣,怪谈协会也将拥有属于自己的顶级红衣。   一张张嘴巴咬在了朱姓女人身上,停留了两三秒之后,那个满身是脸的怪物突然停下了动作。   “不在她的身上?”黑袍一愣,目光落在了江铃和范郁身上:“有点麻烦,既然这样,那只能全都杀掉了。 ”  满身是脸的怪物冲向江铃,黑袍人则站在原地,他似乎早已知道了结局,根本不关心这些,做起了自己的事情。

  伸手在黑袍里摸索,他抓出了一大把纸人,每一个纸人表情都十分痛苦。   “林官村三十四口人都在这里,据它们自己交代,十几年前逃出活棺村的人,或多或少都和朱姓女人有关系,其中还包括她的后代。

”黑袍慢慢站起身,紧紧盯着江铃:“外逃者里只有那个小女孩没有被我做成纸人,这么想的话,女鬼最有可能附身的人就是她。

”  范郁抓着江铃的手朝村子里跑,可是两个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身后的红衣怪物。

  眼看着那满身是脸的怪物越来越近,范郁突然听见前面墙角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   “这边!”  陈歌把碎颅锤和漫画册装进了包里,空着两只手站在前面,他似乎早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。   “陈歌?”范郁放慢了速度,有些惊讶,这也是他第一次说出陈歌的名字。

  不等他反应过来,就被陈歌直接抓起:“没大没小!以后要叫我叔叔!”  一手抱着一个,陈歌玩了命的朝村子里跑去。   几乎是同一条路线,就在十几分钟前刚刚出现的场景再次上演。   区别仅仅是陈歌负重增加,而后面追赶的怪物变成了红衣。

  陈歌轮流呼喊许音、张雅和大叔的名字,张雅一点反应没有,许音有心无力,大叔看见红衣后直接把自己给藏了起来,更是指望不上。   不知还要多久天才会亮,陈歌为了拖延时间,按照脑海中的印象,故意往村子里那些危险的地方跑。

  阿庆给的那张地图发挥了大用处,所有标记了红叉的危险地方被陈歌跑了个遍,但就算这样仍旧没有和怪谈协会的红衣拉开距离。   “我快跑不动了!你俩有没有什么要说的!”  陈歌感觉肺里有一团火在烧,双腿都已经跑的快失去知觉了。

  “叔,你放下我们自己走吧。

”范郁的声音中少了一丝冷漠。

  “如果你实在撑不住,就往村子西边靠,进入左数第三个宅院。

”江铃的声音几乎是和范郁同时响起,让陈歌疑惑的是,这个女孩说话的语气腔调和以前完全不同,感觉就像是一个成年女人在说话。

  怪谈协会猜对了?红衣藏在江铃身上?  陈歌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他一直躲在水井附近偷听,清楚事情的经过。

  “好!就去那里!”  转变方向,陈歌拼尽全力跑进了第三个宅院当中:“然后怎么做!”  “进屋,把我放在左边的卧室门口。 ”江铃的声音愈发古怪了。

  踹开木门,陈歌进入正堂,这屋里没有棺材,也没有任何家具,连墙皮都被刮掉了一层。   没有细想原因,陈歌把小女孩放在左侧卧室门口,然后直接躺在了地上,他全力冲刺几乎跑遍了整个村子,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。   屋外传出怪笑,一张张人脸挤在门口,怪谈协会的红衣追来了。

  “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,等解决了这个家伙再好好谢谢你。 ”江铃看了陈歌一眼,咬破自己的手腕,任由血液淋在掌心:“我只是想要做个人而已,为什么会这么难?”  她轻轻靠在木门上,当她的身体触碰到房门的时候,那扇再普通不过的门上竟然浮现出了一片片厚厚的血渍。

  “这些血都是我曾经留下的,这屋子就是我噩梦的开始。 ”  江铃用力将木门推开,门后是一个血红色的世界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