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1章 爱妃,本王很满意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3:28 来源:本站

  她要请他吃饭?  看着唐静那一脸嚣张的样子,程亦飞舌尖轻轻抵着嘴角,眸中露出了几分玩索来。

  这是个机会!  搞定了这个男人婆,要靠近小药女或许就容易了。   程亦飞大大方方答应,“本将军恭敬不如从命。 请吧!”  唐静还有点担心他不入圈套,一听这话就暗自兴奋了。

她想,这是个机会,她要好好警告他一番,让他日后别再缠着燕儿,更别在给燕儿找麻烦!  “等着!”  唐静到马车上去,让孤飞燕她们先走,说她晚点就追去。   上官夫人和妤夫人对唐静那是放一百个心,在她们看来,唐静不欺负人就算了,绝不可能被人欺负了。   孤飞燕不仅仅对唐静放一百个心,对程亦飞也是放一百个心的。 程亦飞看似个军痞子,实际上什么品行,她非常清楚。

唐静跟他在一块,出了什么大事。

  就这样,唐静和程亦飞相约吃饭去了,孤飞燕带上官夫人她们赶赴大慈寺。

  从晋阳城到大慈寺,约莫一个多时辰的路程。

  上官夫人的身份特殊,一到大慈寺,天武皇帝就派人来请。

孤飞燕身为御药房大药师并不方便跟去,而且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。 譬如,沐佛用的圣水,招待宾客的药膳素宴等,御药房都得协助大慈寺。

  孤飞燕同上官夫人她们暂别后就去忙了。 然而,她忙到了午后,却还不见唐静过来。 她虽然不担心唐静和程亦飞会出什么大事,但是,不得不担心唐静迟到呀!  程亦飞那厮野惯了,就算迟到了,天武皇帝也不会拿他怎么样。 但唐静可不一样,她代表神农谷而来,好多双眼睛盯着,她若是迟到了,那可是失体统,丢神农谷颜面的。

  唐静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,她可不希望她回去了挨批。   孤飞燕把手头上的事情交代了,当机立断令人备马,要亲自回晋阳城一趟。   刚离开大慈寺没多久,她就迎面撞上了一对车队。

这车队前后都是护卫,马车居中。

 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复杂,连忙同秦墨下马,让道到一旁。 因为,她一眼就看出这车队是靖王府的车队,按规格看,靖王殿下应该就在前面的马车里。

  半个月没见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撞上。   孤飞燕是意外的,她原本以为他早就在大慈寺了,毕竟天武皇帝已经到了。

她也问过了,韩虞儿也早就到了。

  孤飞燕安静地在一旁候着,然而马车却在她身旁停下。

  帷幕掀起,车内之人确实是君九辰。 他本就孤冷尊贵,一袭华服正装加身,整个人显得更加高高在上,不可亲近。

  然而,孤飞燕却心惊了,她一眼就看出他瘦了,眉宇间尽是疲倦之色。

才半个月不见,怎么瘦那么多?他到底有多忙呀!他昨夜没睡好吗?这一脸倦色藏都藏不住,让她都忍不住想催他赶紧休息。

  孤飞燕正要开口,君九辰却先出声了。 他冷冷问,“去哪?”  孤飞燕答道,“回城。

殿下气色不太好,没大碍吧?”  君九辰没回答,又问,“都这个时候了,回城做什么?”  孤飞燕不想解释那么多,也不好解释,只道,“私事。 ”  君九辰眸中分明闪过了不悦之色,然而,他并没有表露,他又问,“听小满说,你昨夜在福满楼招待了几位贵宾?”  孤飞燕沉默了片刻,很快就大方承认,“是的!”  她打了韩虞儿的脸,驳了他的面子,他打算兴师问罪了吗?  孤飞燕等着,然而,君九辰却没有提韩虞儿,他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。 他看了她一会儿,竟笑了,笑意很浅,却还是令人看得出来。

  他说,“爱妃这么快就争风吃醋,父皇很满意,本王更满意,可以继续。 ”  他说罢便放下帷幔,令车夫启程。   孤飞燕却怔住了,像是瞬间石化了,浑身僵硬。   爱妃?  她明白他那句话的玄机,却觉得他那话像是玩笑,又像是……调戏!  他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,更不是个会调戏女人的人。 他怎么了,遇到什么好事了,心情大好?不跟她计较韩虞儿那破事,还有心情同她开玩笑?  不得不承认,他那又清冷又低沉的声音说出“爱妃”这两个字,特别好听,有股无法形容的味道。   “主子,走吗?”  秦墨突然出声,打断了孤飞燕的思路。

孤飞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失控了。   以前是不可以想入非非,现在是不应该想入非非!  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,神祇一样禁欲的王者,都要娶妻了竟会开这种玩笑?她应该对他更加失望的!!  孤飞燕一巴掌用力往自己脑门拍下,让自己清醒,别在陷入那可怕的纠结中。

她正又要拍,秦墨握住她的手腕,拦下了。

  秦墨看着她,平静的双眸透出了两三分认真,他淡淡道,“不行,会疼。

”  他说罢立马就放开她的手,又问,“走吗?”  他面无表情,孤飞燕却像是被撞破了小秘密,特别尴尬,她急急避开了他的视线,翻身上马。

  幸好孤飞燕回晋阳城了,否则,唐静真得迟到。

  也不知道唐静和程亦飞怎么回事,两个人居然双双醉倒在福满楼里。 孤飞燕赶到的时候,两个人才刚刚趴下。

  孤飞燕刚把唐静搀扶起来,唐静突然干呕了两声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推开她,趴在椅子上狂吐。

  孤飞燕一边守着,防止她呛着;一边令人送温水过来。   唐静吐了好久好久,吐到最后吐的全都是水,吐完了,人也昏迷了。 孤飞燕看得心疼不已,她喂唐静吃了一颗解酒药,都要把人带走了却又折回来,狠狠地踹了程亦飞一脚。

  “跟女人喝酒不知道要让吗?有这么欺负人的吗?”  “我看错你了!王八蛋!”  孤飞燕带走了唐静,而没一会儿,程亦飞就开始吐了,他吐得比唐静凶多了,吐得胆汁都快出来了。   若不是顾云远治好了他的胃病,跟唐静吃这顿饭,他怕是要把命搭上了。 他和唐静约定,如果他先醉,他不再缠着孤飞燕;如果唐静先醉,唐静就帮他娶到孤飞燕。   他本来就没把唐静当女人看待,加之这种赌约,他更不可能会让,死都不让!他的酒量算是极好的了,谁知道唐静竟是女中豪杰,酒中巾帼!这一局,他们算是打成了平手。

  孤飞燕直接带唐静出城,回到大慈寺都已经深夜了。   她特意走了边门,都还未道寮房,就撞到了君九辰和韩虞儿……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