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7章 赐婚,靖王正妃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7:20 来源:本站

  孤飞燕暗暗揣摩着,不自觉朝君九辰那高大而孤冷背影看去。 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遭太安静的原因,看着他的背影,她竟有种淡淡的孤单感。 她甚至都分不清楚是这个背影太孤单,还是她自己的心太孤单了。   应该是……她自己吧!  靖王殿下的好事都近了,怎么会孤单呢?  可是,她又孤单什么呀?  寂静中,天武皇帝仍旧看着君九辰,继续道,“朕要宣布一件喜事!”  孤飞燕这才缓过神来,她低下了头,收敛了所有心思,却很快就听到周遭窃窃私语。 众人揣测的跟她的是一致的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天武皇帝会亲自证实这两个多月来的传言,然后靖王殿下会站出来,正式求娶韩虞儿。

甚至都有女眷羡慕嫉妒起韩虞儿了。   上官夫人、唐静乃至妤夫人早就不约而同回头朝孤飞燕看来了。 唐静那叫一个气恼呀!虽然燕儿已经同她说过,让她停止所有计划,可是,她还是决定在沐佛仪式结束后,好好地揭穿韩虞儿的嘴脸。 现在,她没机会了!  在场,唯有一个人是惊喜的,那自是韩虞儿。

  她简直是受宠若惊呀!她有预感自己这一回来晋阳城,天武皇帝会跟她提到婚事,但是,她万万没想到天武皇帝会选择在如此隆重,如此公开的场合!  她双手交叉紧紧地握住,她觉得自己应该矜持的,应该淡定的。

可是,她真的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和雀跃,她一忍再忍,终究是忍不住,偷偷前倾朝同列的靖王殿下看去。 看到靖王殿下那俊美得无法形容的侧脸,她的心就砰砰砰跳得更加厉害了。   想到待会靖王殿下会朝她走过来,当众同她求婚,她狂跳的心就像是瞬间要停掉了,连呼吸都控制不住停掉了。

  靖王殿下会用怎样的言语,求娶她呢?会送她怎样的定情之物?  她曾经以为自己能遇到苏夫人,一定是用光了这辈子所有运气,如今她才发现,原来自己就是天生的幸运儿!  韩虞儿等着,等着此生最幸运的时刻的到来。

而周遭的众人,也在等,等天武皇帝继续往下说。

  天武皇帝至今仍旧看着君九辰,他这么一句一顿,是刻意的。 但是,他并非刻意让众人等,而是刻意留给靖王时间。   他要验证验证靖王当初那一句“父皇做主便可”是不是说着玩的?他要看看靖王敢不敢同他蹙一下眉,敢不敢露出反对的表情,敢不敢当众拦阻他!  他当初说得非常清楚了,韩虞儿为养女,非韩家堡狼宗正统,不在正妃人选范围里。 靖王应该知道,他要宣布的人选不是韩虞儿。   由着天武皇帝审视,君九辰是面无表情的!  然而,即便他面无表情,天武皇帝对他也仍旧不满意了。

天武皇帝眸中闪过一抹轻蔑,终于朝众人看去,他说,“梅公公,宣旨!”  宣旨?  这话一出,全场皆是哗然!  宣旨是什么意思?要赐婚!而不是求娶吗?  要知道,韩虞儿并非天炎人氏,天武皇帝是没有将她赐婚给靖王殿下的权利的。

被赐婚的,只能是天炎的女子啊!  怎么会这样?  韩虞儿惊得都站不稳,后退了两步,一脸不敢相信。

  一直低着头的孤飞燕猛地抬头看去,也非常意外。

虽然知道天武皇帝要立她为靖王侧妃,可是,此时此刻,她仍没有往自己身上想,毕竟,天武皇帝对她的赏赐要在太子遇刺真相公布之后的。

  她意外之余,感觉到了不对劲,渐渐不安了起来。

  天武皇帝一直想借靖王的婚事谋一个姻亲盟友,所以,他绝不会将天炎的女子赐婚给靖王殿下当正妃。 换句话说,这赐的应该是侧妃!  可是,天武皇帝为何会在立正妃之前,先赐侧妃呢?甚至不顾及在场的韩虞儿的感受?要被敕封的人又会是谁?另一个细作吗?  天武皇帝这种行为似乎是在告诉众人,靖王完全在他的掌控中,哪怕是婚姻大事,他也有绝对的权力任意改变主意!而韩家堡,对于天炎并非众人想象的那么重要!  说白了,天武皇帝此举极有可能是当众给靖王和韩虞儿下马威呀!  这半个月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天武皇帝觉察到了靖王殿下的谋反之心?  孤飞燕看着君九辰的背影,越想越不安。

岂料,梅公公高呼,“御药房大药师孤飞燕,上前接旨!”  什么?!  是她?  一时间,所有人全都朝孤飞燕看了过来,一个个都表情震惊,不可思议。

尤其是韩虞儿,都直接懵掉了。

孤飞燕的震惊不亚于任何一个人,她心跳都漏了一大拍,目瞪口呆。

  怎么会是她?  不是说好了,等东疆的事成了,祁苏两家勾结的事还有太子遇刺的真相公布于众了,在敕封她为靖王侧妃的吗?  怎么会变成这样?  孤飞燕立马朝天武皇帝看了去,天武皇帝也恰好朝她看来。

天武皇帝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便立马移开视线。   这是什么意思?  “御药房大药师孤飞燕,上前接旨!”  梅公公又大喊了一声,孤飞燕才缓过神来,连忙走上前去,下跪接旨。   她还是保持着一份冷静的,她暗暗安慰自己,不管天武皇帝打算如何对付靖王殿下,至少……至少天武皇帝还是相信她的,要不也不会下旨将她立为靖王侧妃。   她必须冷静,以不变应万变。

  否则,她和靖王殿下这盘棋便是还未开始下就先输了!  孤飞燕跪着,安安静静地听着,然而,听着听着,她就越发觉得不对劲了。

这圣旨的书写规格似乎不是立侧妃呀。   就在这个时候,梅公公顿了顿,继续往下念,“故朕下旨,钦定汝为九皇子靖王嫡妃,三日后大婚。 钦此!”  嫡妃?!  怎么回事?  孤飞燕再也淡定不了了,她猛地回头朝君九辰看去。

而几乎是同时,全场一片哗然,甚至是僧侣们也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。

  要知道,当梅公公令孤飞燕上前接旨,所有人都觉得孤飞燕会是侧妃,完全没想到正妃这种可能呀!  哗然声中,韩虞儿突然抬手指向梅公公,“你这个太监,你一定是念错了!你好的胆子,你,你……你好好看清楚!看清楚!”  韩虞儿愤怒、羞恼、震惊、激动、质疑,整个人都在颤抖……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