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那一年雪花飞舞的冬天散文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11 17:32 来源:本站

那一年雪花飞舞的冬天散文

  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 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”  每当我读起这首古代充满母爱深情的诗篇,我就会热泪盈眶,不由的就会想起那一年雪花飞舞的冬天。   那一年的冬天我十二岁,正上小学四年级,学校离家三十多里路。 每天天还没亮,母亲就得早早起来为我们兄妹三人做早饭吃罢早饭,我们迎着刺骨的寒风,穿着单薄的小棉衣,步行三十里山路去上学。 那是我们全家全靠父亲在生产队,以微薄的收入养活我们。 那时我体弱多病,常常是一个月下来,念半个月的书,在加上母亲疾病缠身,我们的家已是贫困不堪。

受尽一个大字不识的父母吃尽了苦头,说什么咬紧牙关,哪怕是倾家荡产,再苦再难也要供我们姐弟三人上学。

那时虽然我们很艰苦,能够上学已属万幸。   有一次,我们家的一个亲属,到我们家做客,看到在寒冷的冬天,有病的母亲穿着破旧的棉袄,便生了怜悯之心。 给母亲买了一件大花棉袄。

可是,母亲舍不得自己穿,考虑再三,连夜灯下把这个大花棉袄略改做一下,给我们兄妹三人当中,体质最弱的我穿。 那天,外面下着大雪,我不情愿被母亲逼着穿上这又肥又大的棉袄,那是一件黑色带着一朵朵白色菊花的棉袄。

尽管穿在身上不合体,可确实保暖。 那一天,当我怯生生,走进了教室,和我同桌的小红,一看见我进了教室,便大呼小叫起来“快来看啊!大花抱鸡来了!不!不、不!是企鹅”“哈哈……”顿时教室里沸反盈天。

同学们笑的前仰后合,齐刷刷的目光齐向我射来。

此刻,我好像是天鹅湖里的丑小鸭。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,我陷入了窘迫的境地。

幸好老师走进了教室,顿时教室里恢复了平静。 一个上午,我都在同学们指指点点,掩面而笑中度过!  第二天,天空依然是那么寒冷,又飘起了雪花。

此刻,我已下定了决心,冻死也不穿那件令我难堪的棉袄。 母亲见我不穿,问清原因后,便左劝右劝,母亲说“让他们笑好了,笑够了也就不笑了,你有病知道吗?别冻坏了身子,等年底有钱,妈妈给你买合身的棉袄,听话,我的好女儿……”尽管母亲好话说了一大堆,可是,此刻倔强的我什么也听不进去,脑子里晃动的是同学们讥笑的影子。

  我的倔强,终于激怒了母亲,一向从来舍不得打我一下的母亲,顺手拿起鸡毛掸对我厉声喝道:“你穿不穿”。

看见母亲此时气得脸色发青,我想屈服,可是又一想到被同学们讥笑的情形,我还是坚决不穿。 啪!啪!……鸡毛掸落在我的身上手上,我挨打了。

我惨叫着,哭叫着跑了出去。   上课了,今天第一堂是语文课,老师给我们讲的是古诗《游子吟》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……”今天重读昨天讲的这首诗,我的心里不知有多么难过,摸着手上被母亲鸡毛掸抽打肿起的伤痕,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幸好我用书本遮住了流泪的双眼。

母亲啊你是慈母吗?!如果是的话,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,下那么狠的手打我。 如果你不是慈母,那么为什么平日里你对我那么疼爱有加,我想起多少次,母亲你彻夜不眠,抱着生病的我伤心落泪,有什么好吃的你从来舍不得自己吃一口,而给了孩儿。

为了孩儿供念书年轻美丽的您,从来舍不得给自己买件新衣服。 多少次,你抱着生病的我,四处寻医求药,想到这些,我心如乱麻。

那时候的我是那么的年少无知,怎能明白打在儿的身上,疼在母亲的心上。 “芳芳”是老师叫我吗?顺着老师的目光,我看见教室外,站着一个浑身飘满雪花的雪人,那是母亲吗?一个患有严重的气管病,穿着那件很破的旧棉袄,从三十里山路赶来为我送棉衣的母亲吗?此刻,我心如刀绞,愧疚的泪水流了下来。

母亲气喘嘘嘘,哆嗦着,把包袱打开,颤抖的双手把棉袄伸开给我穿上。 然后抚摸着我的手,泪水汪汪的问着我“打你疼吗?妈妈再也不打你了……”不知为什么,此刻我有千言万语,想对母亲说“妈妈对不起,都是女儿的错。

”可是我却木然的站在那里,除了泪流竟一句话说不出来。 母亲走了,在风雪弥漫中艰难的走了,我的心碎了。 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……”那天老师让我朗读这首诗,我只读了两句,便泪流哽咽的读不下去。  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,母亲由于积劳成疾,过早的去了天堂。

多少年来,每当雪花飞舞的冬天,我就会想起那年的冬天,油然的会读起那首《游子吟》,每读泪流。

大千世界,母爱的方式多种多样,有钱人的母亲会让儿女生活在富贵甜蜜之中,虽然我的母亲没有让我生活在,富裕的环境之中,并且她是一个大字不识,普普通通,拙辞纳言的农妇。 但是,她给我的母爱并不比有钱人的孩子少。 虽然我的童年,没有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,但是母爱的阳光却一直在照耀着我,温暖着我使我疾病缠身贫困的童年心中始终充满着亲情,充满着挚爱,充满着温馨,至今那母爱的阳光,在我心底彻亮!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