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章 难为人的三道题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8:47 来源:本站

  闵姜西站在原地寸步未挪,也不看其他人,只对江东说: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们不熟,我出去会自己买单的。

”  江东笑着说:“怎样才算熟?你跟秦老二那种?”  闵姜西不置可否,江东继续道:“其实我跟你之间,也能很‘熟’的,要多熟有多熟的那种。

”  他语带挑逗,闵姜西面色淡淡的回道:“我跟秦先生也没有多熟,我只是秦家聘请的家教。 ”  闻言,江东仿佛意外,“你是老师?”  顿了顿,又问:“教美术还是教舞蹈?”  闵姜西说:“数学和物理。

”  一个正喝酒的男人差点喷了,江东也憋不住乐,边笑边说:“秦老二又想重新考大学了吗?”  闵姜西道:“我教的是秦嘉定,不是秦先生。 ”  江东似笑非笑的打量闵姜西,似在掂量她说的是真是假,过了几秒,他出声说:“你来我这吧,我给的不会比秦老二少。

”  闵姜西眼皮都不挑一下的说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跟秦先生签了正式合同。 ”  江东道:“那就两头一起教。 ”  闵姜西说:“我现在的时间已经排满了,如果你有需要,可以联系其他老师。 ”  他越是试探,她越是一本正经水泼不进,尤其是那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神情,江东毫不怀疑,给她递个碗,她出门就能去化缘。   谈崩了,场面一度僵持,桌上有男人笑着调侃,“人家不领你的情呢。

”  江东轻轻撇了下唇角,也是一副受挫的模样,看着闵姜西说:“干嘛这么绝情,秦老二雇你,我也雇你,都是给钱的,你还挑钱跟谁姓?”  闵姜西道:“不是我不识抬举,实在是能力有限。

”  她进退得当,滴水不漏,江东叹了口气,似是无奈,“好吧,既然你不想,那我也不强留,你说你是教数学和…物理是吧?给我们露两手,我知道你没骗我,我让你走。 ”  闵姜西说:“那麻烦你让人买几套考题和卷子回来。 ”  话音落下,一桌子不知笑喷了几个,江东也勾起唇角,挑眉道:“你是在调戏我吗?”  闵姜西心里骂姥姥,是他先调侃她的,什么叫露两手,她一老师怎么露?除了做题,难不成当场给这帮纨绔上堂课?  江东也看出她是故意的,虽然说着客气的话,可是行为一点儿都没客气。   有人架拢江东,“我们这里学历最高的就是东子,人美女老师都要求答题了,东子现场出几道呗?”  江东靠在椅子上,一眨不眨的盯着闵姜西的脸,闵姜西对上他的目光,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狐狸成精了,怎么会那么阴,她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几秒钟的停顿,江东说:“我们也别难为人闵老师,这样吧,我出三道题,闵老师都答上,我让你走,今天的单我买了,算是交个朋友。 ”  他江东主动提跟人交朋友,那就没给对方说意见的机会,交也得交,不交,也得交。   闵姜西说:“你出吧。

”  江东一本正经的问:“1234567乘以7654321?”  包间内笑声四起,有人说:“东子,这就欺负人了啊。 ”  江东不苟言笑,“闵老师是教数学的,我这题超纲吗?”  马上有人接道:“不超纲,十以内算数嘛。 ”  闵姜西看他们笑那么欢,真心觉得他们不是笑点太低,就是生活枯燥乏味,没啥可乐的了。   面色淡淡,她开口:“不知道。 ”  江东眼底闪过促狭,她不仅长得好看,还特别好玩儿,他猜不出她会说什么,所以出声逗她,“看来第一题就把闵老师给难住了,我第二道出简单一点的。 ”  说罢,他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,问:“你说我上大学那年数学和物理考了多少分?”  无一例外,桌上人乐不可支,闵姜西的右眼因为神经反射,眼皮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。

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的很想体罚江东,这是数学吗?这特么是玄学吧,以为她是天桥底下算卦的吗?  所有人都在乐,偏偏只有江东正儿八经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:“笑什么?我问的是数学跟物理,都是闵老师专业。

”  江东以为闵姜西又会说不知道,结果她面色坦然的说:“138,95。 ”  江东表情一顿,意外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  刹那间大家都看着江东,还以为真的说对了,就连闵姜西心底也难免升起一股喜悦,淡定的说:“猜的。 ”  江东盯了她几秒,勾唇一笑,“错,我上大学那年根本没考试。

” 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闵姜西,终于看到她微微起伏的胸口,那是暗自深呼吸,告诉自己千万要忍住,忍着别骂他。   两道题闵姜西都没答对,江东为难道:“不能让你下不来台,第三题我开卷考试,白送你。 ”  闵姜西不出声,已经懒得理他了,倒要看看他狐狸嘴里能吐出什么人话来。   江东在笑,但笑容却未达眼底,唇瓣开启,声音不冷不热,“你说三句‘秦佔是王八蛋’,我保证放你走,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。 ”  闵姜西一声不吭,江东道:“他又不在这,你替他争什么名,你不说他就不是王八蛋了?”  闵姜西道:“那你就把他叫过来,背地里说算什么?”  提到秦佔,桌上其他人都安静如鸡,只有江东没忍住笑了下,“我把他叫来,你敢当面骂他是王八蛋?”  闵姜西说:“敢。 ”  江东闻言,笑容有那么一瞬间是真诚的,从身旁的空位拿起手机,他挑衅的口吻道:“听见没有,你家教跟你叫板呢。 ”  手机中传来熟悉的低沉声音,“闵姜西,你在哪?”  闵姜西心底咯噔一下,她不知道电话是什么时候打通的,也不知道秦佔听见了多少,虽然没看到他本人,但是听到他的声音就有种看见救兵的既视感,她当即开口:“我在……”  话还没说完,江东果断的按下了红色建,还炫耀似的转给闵姜西看。

  闵姜西警惕的回视他,江东放下手机,饶有兴致的说:“秦老二好像很着急的样子……你确定只是秦家的家教吗?”  闵姜西从未见过这么恶劣的人,也是这一刻,她亲身感受到江东跟秦佔之间的仇怨有多深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