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8章 儿臣一定尽力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8:07 来源:本站

  韩虞儿那样一质疑,还真有不少人也那么想了。

  毕竟,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

天武皇帝没有理由放弃韩虞儿,放弃韩家堡,将一个出身平凡,同祁家有过婚约,还被程亦飞当众求娶过,死缠烂打的女子,指给靖王殿下当正妃呀!  这种行为对于韩家堡来说,无疑是一种侮辱!  这种行为,对靖王殿下来说,何尝不是一种侮辱?  越来越多的人,看向了梅公公。

别说,就连孤飞燕自己都忍不住怀疑梅公公念错了。

要不,她真的想不出别的理由了。   然而,梅公公朝韩虞儿看去,语气严肃,“韩三小姐,宣旨可非儿戏,岂能拿来说笑?当着皇上的面,还望您自重!”  这话一出,众人才意识到梅公公是不可能会念错的。

梅公公若是念错了,天武皇帝早就出声了,此时此刻,天武皇帝就站在一旁,表情庄重肃冷。   他是真的将孤飞燕赐婚给靖王殿下为正妃了!  梅公公抬眼扫了众人一眼,皇族贵胄,文武权臣们立马就安静了下来,而外宾们,也都不好意思再公开议论。   全场恢复了安静,梅公公收起圣旨,大声催促,“孤药师,还不速速接旨!”  孤飞燕再次朝君九辰看去,她希望君九辰给她一点反应,哪怕是一个眼神也好呀!可是,君九辰仍旧低着头,至始至终,他都是全场最安静的一个人,安静得特别孤独。

  他……  他不震惊吗?  其实,正妃侧妃对于她来说,并没有多大区别的。 他们终究是要逢场作戏的。

她终究是要离开靖王府的。   可是对于他来说,却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他要的正妃是韩虞儿呀!哪怕三心二意,那也是给韩虞儿的心意多一些吧?再说了,韩家堡确实会是他的一大助力。

  他和天武皇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晓的事情?  他这是做着逆来顺受的戏码,还是,已经受制于天武皇帝,无可奈何了?  “孤药师……”  梅公公悄声提醒,孤飞燕等不到君九辰抬头,不得不伸出手去,毕恭毕敬接下那份圣旨。 她可不希望天武皇帝对自己也起疑心。   “谢皇上恩典!”  她接了圣旨,转身对天武皇帝拜谢。

天武皇帝总算有点笑容了,他亲自走过来,躬身搀扶孤飞燕,趁机在她耳畔低声,“丫头,朕给你这惊喜,喜欢吧?”  孤飞燕怔了下,急急低声问,“皇上怎么也不先跟下官商量,下官惶恐。

”  天武皇帝没多言,笑得一脸慈爱,“平身吧!再过三日,你就得对朕改口了。 ”  孤飞燕硬是挤出笑容来。 这时候,梅公公才对君九辰道,“靖王殿下,皇上为了您的婚事,殚精竭虑甚久,您还不速速谢恩。 ”  君九辰安安静静上前,拜谢,“谢父皇恩典!”  天武皇帝看着他,欲言又止,好一会儿才道,“你也平身吧,朕只盼着你尽快为咱们君氏开枝散叶!”  君九辰仍旧平静,声音不大,却字字清晰,他说,“是,儿臣一定尽力。

”  孤飞燕知道他是做戏,可是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她还是羞了,脸颊忍不住烧了起来,一路烧到耳根脖子。   别说孤飞燕了,在场的女人们也都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这“尽力”二字,从靖王殿下口中说出实在撩人,稍琢磨一下便会忍不住心猿意马,想入非非。

靖王殿下这么孤冷禁欲的一个人,怎么可以说得那么平静,那么理所当然?  韩虞儿并没有不好意思,她更加怨恨孤飞燕了。

她看着孤飞燕,眸中却迸射出了骇人的杀意!  天武皇帝对君九辰的回答似乎满意了,他轻轻拍了拍君九辰的肩膀,道,“随朕过来吧。 ”  天武皇帝和君九辰一离开,韩虞儿便箭步冲到了孤飞燕面前,扬起了一巴掌!几乎是同时,唐静也冲了过去,及时握住了韩虞儿的手腕。   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过来,没想到一直以聪明理智,善解人意,大方大度闻名的韩三小姐会是这样的人。

  如果说她刚刚指责梅公公是太过震惊,那么,此时此刻,她绝对是怨恨,嫉妒孤飞燕呀!  上官夫人立马冷笑起来,“啧啧啧,韩三小姐,真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呀!本夫人一直觉得苏夫人的胆子是最大的,没想到你的胆子比她还大。 呵呵,有胆子没脑子,怪不得君氏皇族瞧不上你!”  这是嘲讽,也是提醒,在这种场合,且不论韩虞儿能不能打到孤飞燕,只要她下手那就会彻底打碎韩家堡和天炎结盟的可能,更关键的是会让韩家堡颜面尽失!  听了这话,韩虞儿怔住了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。

她朝周遭众人看去,只见众人的目光不是质疑,就是鄙夷,甚至有不少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了。

  天啊,她……她怎么就没忍住?  她的视线回道孤飞燕脸上,她越发地恨。   她在深呼吸,在劝说自己,在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之前,都一定要忍。

她已经毁了自己的名声,不能再丢义母的脸,不能让靖王殿下难堪了。   靖王殿下一定是被逼的,指不定孤飞燕这个贱人背着靖王殿下,同天武皇帝有什么勾当!  她一定要查清楚,一定要孤飞燕好看!她就不相信她堂堂韩家堡三小姐,会输给孤飞燕一个落败家族的女儿。

  神农谷荣誉理事的名头再大,那也只是个名头,而她手上才有实实在在的权力,苏夫人可是内定了她为韩家堡继承者的!  “孤飞燕,算计靖王殿下算什么本事?靖王殿下喜欢的终究是我!你等着!”  韩虞儿低声说罢,终于甩开了唐静的手,转身跑走了。

  孤飞燕其实不必唐静帮,她也拦得住韩虞儿,甚至,她也有胆量当众再给韩虞儿两巴掌。

  但是,她没有心思!  此时此刻,她脑海里想的全是靖王殿下和天武皇帝。

  这父子俩,到底怎么了?  很快,周遭众人就都包围了过来,对孤飞燕表示道贺。 有些人是真心的,有些人则是违心的。

  无论是天炎的皇亲贵胄,文武权臣,还是被邀来的外宾对于孤飞燕和靖王殿下的婚事,都是有看法了。   如果不是上官夫人她们撑着孤飞燕,应该会有不少人会有闲言闲语了。

因为,在不少人看来,孤飞燕不过是天武皇帝压制靖王的一颗棋子。 天武皇帝和靖王殿下怕是有不小的矛盾了……  孤飞燕心烦意乱的,无暇应对众人。

唐静了解她的心情,连忙推开众人,带她走。

  然而,就在她们匆匆出祭坛的时候,她们撞上了一个人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祭坛旁站了很久的……程亦飞!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