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29章 教唆,程亦飞的绝望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8:22 来源:本站

  孤飞燕和唐静同时抬头看去,这才发现自己撞上的人竟是程亦飞。

  程亦飞是今早才赶到大慈寺的,他迟到了也就在祭坛外候着,万万没想到会亲眼目睹了赐婚的过程。

  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,一动不动。

他看着孤飞燕,眸中不再有一贯的痞笑,而是空洞呆愣,他似乎还未从那道圣旨里缓过神来,还不相信那是真的;却又似乎已经相信了残忍的事实,绝望得如同失去了全世界。   孤飞燕从未见过这样的他,唐静更没见过。

  孤飞燕怔着,想说点什么,却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他的眼神让她不安,可是,她非常理智地知道,这其实是好事的。   唐静也愣了下,但是,她很快就乐了。

她放开孤飞燕,将程亦飞一直,推到了一旁的墙边。

她用手背拍了拍程亦飞的脸颊,笑得特别轻蔑,“醒醒,醒醒!死心了吧?哈哈哈!早知道会这样,姐姐我昨日就不奉陪了!”  程亦飞仍旧看着孤飞燕,无动于衷。

  “痴梦该醒了,程大将军!三日之后,你就得改口称燕儿一声王妃娘娘了!听姐姐我一声劝,早醒早解脱。 乖!”  唐静说罢,又拍了拍他的脸,才转身朝孤飞燕蹦跶过去。

看到程亦飞那张绝望的脸,她不仅仅高兴,而且还特别解气,有种大仇已报的痛快感。 要知道,昨日在酒桌上,她被逼得差点把命都喝没了!  她蹦跶到孤飞燕面前,笑呵呵说,“燕儿,甭理他,走吧!”  孤飞燕终究没多言,甚至看都没多看程亦飞一眼。 如今的形势复杂,于公于私,程亦飞都不能搅和进来!  孤飞燕和唐静走远了,程亦飞却还原地杵着。

祭坛的人,纷纷走出来,都看到了他。

  程亦飞的性情豪放,恣意不羁,结交了不少人,也得罪了不少人。

此时,众人中,既有想对他落井下石的,也有想劝说安抚他的。

但是,大家都不敢公开表态,毕竟,这种事太敏感了。   然而,祁家的徐夫人却当众走了过去,这让都要离开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。

  祁彧如今是东疆战士的主心骨,皇上的新宠,徐夫人这个当娘的,自然不像其他人那样怕事。   徐夫人并没有嘲讽程亦飞,而是一本正经地教训了起来,“程大将军,本夫人本是没必要同你说那么多的。 今日在大慈寺,看在佛尊的面上,本夫人奉劝你和令慈一句,因果轮回,善恶报应,少做亏心事。

我们祁家行善积德,方有今日福报,你们,好自为之吧!”  这……  别说程亦飞了,就是周遭不少人都气愤不已!  怎么会有这种人?一边虔诚礼佛,一边肆意行恶。 最可恶的是,打着善的名义,打着佛的名义行恶,还自以为是善!自以为会得庇护!  以恶为善而不自知!  这岂止令人愤怒,简直可怕!  程亦飞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徐夫人自是听到了,她还要说,程亦飞忽然厉声,“闭嘴!”  “你,你敢……”  徐夫人话还未说完,程亦飞就扬起拳头来,见状,旁人连忙来拦。

挡开程亦飞,劝开徐夫人。

  程亦飞怒得眼睛就红了,他甩下手,转身大步离开。

  这时候,一直站在远处旁观的八皇子君瀚引连忙追了过去。

君瀚引一直被天武皇帝禁足在宫中,若不是大慈寺这沐佛盛典,他是绝对出不来的。

当初,程亦飞病愈之后,他都没能出宫探望。

  走到无人处,君瀚引连忙箭步追上,“程亦飞!”  程亦飞回头看去,十分意外,他应该有三个多月没见着八皇子了。 他不傻,在他得知八皇子被天武皇帝软禁的时候,他就知道八皇子没表面上那么简单了。

一个一心行走江湖的庶子若没有异心,天武皇帝无缘无故的不可能那么提防。

  换句话说,这些年来,君瀚引骗了所有人也骗了他!  程亦飞心中有数,却不动声色,他轻叹,“八殿下,好久不见,一见面就让你撞上我这般狼狈的样子,呵呵!”  君瀚引并没有多少时间,他待会就要被送回宫去了。   他也不藏着掖着了,他勾搭住程亦飞的肩膀,低声,“我父皇如此待你,你还不反吗?”  程亦飞微微一怔,没做声。   君瀚引又道,“当年祁世明故意拖延,延误战机,害得程老将军战死沙场!若不是我父皇默许,祁世明有那胆子吗?祁彧不就是打了几场胜仗,徐夫人区区一个民妇就敢如此教训你。

若待祁彧凯旋而归,这朝中还会有你们程家的立足之地吗?”  程亦飞沉默着。   君瀚引眼底闪过一抹精芒,低声,“兄弟,你如今还指望着效忠靖王吗?”  这话一出,程亦飞终于抬眼了。

  不得不承认,君瀚引同他交好多年,还是非常了解他的。   他确实一直在等,父亲过世之后他压着怒,压着恨,一直的等,等着有朝一日靖王殿下继承皇位,效忠靖王殿下!  只是,他没想到他最喜欢的女人,会被指婚给靖王殿下。

  见程亦飞抬眼,君瀚引便知道自己说中了,他呵呵笑了起来,“我父皇今日看似赐婚,实则是在灭靖王的威风。 我父皇……要对靖王动手了!靖王,没戏了!”  听得周遭有脚步声,君瀚引不敢久留,连忙道,“大婚还有三日,劫了你心上人,咱们大干一场!你好好考虑考虑吧!这些年,我在宫外养了不少人马,随时可助你!我并非刻意瞒你,待日后,我再同你解释。 ”  君瀚引说罢就匆匆离开了,程亦飞原地站着,双手紧紧地攥着!  君瀚引说的每一句话,他都听到了,此时此刻,他的脑袋是空的,什么都不愿意想,他就想喝酒!  见走过来的是周副将,程亦飞冷冷说,“去,去给本将军找酒来!越多越好!”周副将焦急不已,程老夫人身体不适来不了,特意让他跟着,千叮万嘱这三日不许程将军再喝酒。   周副将劝说道,“将军,佛门清静之地,要不,咱们先回城,您要怎么喝,属下都陪您!”  程亦飞喃喃自语起来,“因果轮回,善。

恶。 有报?呵呵,呵呵!”  他冷笑着,忽然转身朝远处那尊高大肃穆的青铜佛像指去,他说,“本将军就在要这清静之地喝个畅快!天子欺我祁家,本将军倒要看看,是不是连佛也要欺我祁家!”  周副将还要劝,程亦飞却怒声,“去给本将军找酒来,否则,军法处置!”  周副将无奈,只能招办。

  此时,孤飞燕已经和唐静回道寮房里,上官夫人和妤夫人也过来了,围着孤飞燕询问事情到底怎么回事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