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2章 靖王不反我不反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20:05 来源:本站

  唐静双臂环抱,一脸不高兴。   程亦飞醉醺醺地走过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,哈哈大笑,“本将军想起来了,你是男人婆!”  女扮男装和男人婆是完全两个概念,唐静自小女扮男装至今,程亦飞是第一个喊她男人婆的人,还喊了好几次!她恼了,眯起双眸,冷冷道,“程亦飞,你再喊一次试试,本小姐不会客气!”  程亦飞醉着,笑着,一字一顿,“男、人、婆!”  唐静立马一拳头打过去,精准无比地打在程亦飞的鼻子上,很快,两行鼻血就从他鼻中缓缓流淌下来。

程亦飞伸手一摸,愣了。

  唐静真没跟他客气,她抬起腿来狠狠一踹,竟一脚将程亦飞给踹飞了出去。

程亦飞趴在地上,才缓缓抬头看来,那表情七分醉意,三分傻眼。   很快,他就打了个酒嗝,趴下了。   “再乱喊,本小姐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!”  唐静冲他捏捏拳头,转身就走。 可是,还未走远,她就听到了程亦飞在背后大喊,“男人婆,你回来!男人婆,你给本将军回来!”  “你还没回答本将军,小药女去哪了?男人婆,你站住!”  “小药女是不是回家了,本将军……本将军就只想跟她说句话,就说一句!她怎么不等等本将军?”  唐静止步了,可是很快就又继续往前走。 反正这厮不敢骚扰燕儿了,她才懒得管闲事。 最好是来个什么人看到他现在这个鬼样子,告到天武皇帝和靖王殿下那去,让他们好好收拾他!  程亦飞还在喊。

  唐静走了两步,却又停住了。   她喃喃自语起来,“这样乱喊……对燕儿也不好吧?混账东西!”  她连忙折回去,蹲在程亦飞面前,厉声,“程亦飞,你马上给姐姐我闭嘴!你要真喜欢燕儿,你就别再给她找麻烦了!三更半夜的,你这么乱喊,让别人听了去,指不定传成什么样子呢!燕儿救了你,你能不能有点良心,为她考虑考虑啊!”  也不知道程亦飞现在的状态还能不能明白唐静的话,他看了唐静好一会儿,才喃喃道,“我,我就想问她一句话,就一句话。 ”  唐静不屑地说,“你不就是想问她喜不喜欢你吗?我告诉,她不喜欢你!不喜欢!死心吧!”  程亦飞抬眼看向她,那醉意朦胧的眼睛里忽然就露出了哀伤来,好浓好浓的哀伤,像是永远都化不开了。 他说,“我早就知道了。 ”  唐静微微一怔,不知道为何,心里头揪了一下,说不上难受,也不是堵,就是有些不舒服。

她连忙避开了程亦飞的视线,嘀咕道,“早知道还强求!有意思吗?亏你还个当大将军的,为了女人醉成这样,丢不丢人,不怕你手下的兵笑话你?姐姐我告诉你……”  唐静还在嘀咕着,程亦飞却喃喃道,“我就想,就想问一问小药女,她想嫁吗?她要是不想嫁,本将军就算拼了这条命,也一定,一定带她走。 本将军……本将军欠了她两条命,这辈子先还一条,下辈子……下辈子再还一条。 ”  唐静不自觉停住了,她看着程亦飞,眸光渐渐复杂起来。

她一直都觉得这家伙是个忘恩负义,恩将仇报的家伙,可是……  唐静甩了甩头,告诉自己不能被假象骗了。 谁说男人醉酒就一定会说真心话了,醉酒了还花言巧语的男人多了去。

  唐静沉思着,程亦飞却冷不丁抓住了她的手,抓得紧紧的。   “放开!”  唐静又惊又恼,正要甩开,程亦飞却又一次朝她看来,他说,“男人婆,你,你帮我跟小药女说一声……你,你告诉她,她不喜欢我没关系,但是,她不能嫁给不喜欢的人。 你跟她说,三年前,我父亲战死沙场,满朝文武都不敢质疑祁世明,是靖王殿下……是靖王殿下当众质疑祁世明延误战机,是靖王殿下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为我父亲讨功勋的!他说,那场仗就算祁世明最后打赢了,功勋也是我父亲的……虽然,皇上最后没重罚祁家,但是,靖王殿下说的话,我都记着,一辈子记着。 ”  说到这里,程亦飞的眼睛都湿了,他若不是醉了,也不会说起这些事。

他不笨,他看得出天武皇帝和靖王殿下之间的关系微妙,他一直以为都表现出对靖王殿下的崇拜和敬重,而不是感恩。

  此时此刻,他明明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,却给人固执较真的感觉。   他都快把唐静的手捏断了,他说,“你告诉小药女,我程亦飞这辈子绝对不做愧对靖王殿下的事,靖王殿下不反,我程亦飞绝对不反。 但是……但是我可以带她走。 靖王殿下是被逼的,只要她不想嫁,我赔上这条命也带她走!”  唐静怔怔着,都没意识到手腕的疼痛。

她没想到这个军痞子看似吊儿郎当,放荡不羁,实际上却是这般是非分明,重情重义之人。

  她的心终于堵了,感动之余,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 她看着他湿润发红的眼睛,竟然忽然觉得他痞笑的样子其实一点儿都不讨厌,比现在好看很多很多。

  程亦飞似乎用光了所有力气说这些话,他说完,就缓缓放开唐静的手,醉死过去了。   唐静犹豫了下,替程亦飞擦干净血迹,才背他起来,只是程亦飞一压下来,她就险些跪了。 她有能耐一拳头将他打趴下,却没力气背他,最后她只能搀他。 她搀着他都走出祭坛了,突然想起那个酒壶,就又折回去拿。

她不想他留下什么痕迹,要知道,在大慈寺里喝酒,那是大罪!  唐静将程亦飞送回寮房,一推门进去,就发现周副将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,嘴巴还堵了一团破布。

很明显,程亦飞绑了他才开始喝酒的。   周副将看到唐静非常意外,唐静将程亦飞安顿在榻上,才过来帮他松绑。

周副将一着急脱口而出,“唐小姐,你对我们将军做了什么?”  “我……”  唐静气得不知道怎么回答。 她一个姑娘家能对他一个大将军做什么?他们真当她是男人婆了?  她没好气道,“本小姐非礼了他,你有意见吗?”  周副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。 唐静却往床榻边坐下,“本小姐不走了,等他醒了,对他负责!”  周副将更加震惊了,他刚刚是太着急了才会那样问。

  见识过唐静和程将军划拳喝酒,他非常认可唐静是个男人婆,但是,他绝对不相信唐静有能耐非礼程将军。

  此时此刻,他的想法是,不会是自家将军酒后乱性,把唐小姐怎么着了吧?  唐静哪知道周副官怎么想的,她将周副官赶出去,在屋内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。

  她得等着,等着程亦飞清醒,告诉程亦飞燕儿和靖王殿下其实是郎有情妾有意的。

免得他真干出什么事来……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