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3章 不是帮你,别误会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20:30 来源:本站

  唐静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就不自觉朝床榻看去了。

  只见床榻上,程亦飞安安静静地仰躺着,并没有任何动静。 若不是有酒气,唐静都看不出他醉酒了。 她暗想,程亦飞这厮的酒品似乎还不错,如果不是遇到这么糟心的事情,他应该跟她差不多,醉了到头就睡,不会说那么多吧。

  唐静看着看着,迟疑了片刻,便小心翼翼走了过去。 她认真端详起程亦飞的脸来,发现他安静的时候,少了平素的痞气,眉目间却多了一股军人的硬气,竟给人一种硬派的感觉。   唐静见过他的痞样,见过他的醉样,却从未见过他真正强横起来的模样。

她更想象不出来这么俊的家伙横枪跨马,满脸风沙,驰骋战场的样子。

她的视线不自觉沿着他的鼻梁,一路看下去,最后落在他那已经浮出了些许胡渣的下巴上。

 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偷窥他,她一个激灵,连忙回到一旁的罗汉榻上去待着。

虽然程亦飞长得很好看,可是,她见过好看的男子多了去,才不稀罕他那张脸!  她抱着双膝,似乎在琢磨着什么,又似乎在发呆,没一会儿,她的视线不经意落在了地上那条绳子上。 那是绑过周副将的绳子。

  孤男孤女,共处一室本就不安全,何况那厮还喝了酒。   他的酒品看起来是不错,可那也只是看起来的呀!  唐静想着想着,果断捡起那绳子,将程亦飞五花大绑在床榻上。 这下,她才放心了。

  她打了几个呵欠,就蜷缩在罗汉榻上睡着了。

  翌日,唐静还沉浸在睡梦中,程亦飞就已经醒了。

他迷迷糊糊的,脑海有些疼,正想捏捏眉头,可刚要抬手,就意识到不对劲了。

他猛得睁眼,彻底清醒了,发现自己被绑在榻上。   他都没有发现睡在一旁罗汉榻上的唐静,他仰着头大吼了一声,“周副将!”  唐静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,差点从罗汉榻上摔下来。 程亦飞回头一看到她,就懵了。   他把昨晚上的事都忘光了,只当是周副将把他带回来绑着的。

见了唐静,他不懵才怪。

但是,他很快就缓过神来,更大声地怒吼,“男人婆,放开本将军!”  唐静拍着心口给自己压惊,并不着急理睬他。

她先倒了一杯水喝,才走过去。 她高高在上地打量他,问道,“你骂谁男人婆呢?”  程亦飞反问道,“这里还有别人吗?”  唐静立马将手里的水泼他脸上去,程亦飞甩了甩头,怒目瞪她,怒气腾腾。

唐静由着她瞪,嗤之以鼻。   岂料,程亦飞握紧双拳猛得一震,竟硬生生将一身的绳索都震开了。

这下,唐静傻眼了,她没想到这厮的武艺这么好。

  她下意识要逃,程亦飞一急,一坐起来就拉住她的手,将她狠狠拽过来。

唐静扑到他怀里,一时停不住,就这么将程亦飞扑倒在榻上了。   唐静双手按在程亦飞结实的胸膛上,近距离俯瞰他,懵了。 程亦飞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扑到,也懵了。

  不过片刻,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缓过神来。

程亦飞快了一步,他圈住唐静的腰肢,一个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!  唐静又懵了,但是,很快就伸手朝程亦飞脖子掐去,程亦飞早有防备,拉下她的手摁在榻上。

  “混蛋,放开我!”  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为何会在这里?你对本将军做了什么?”  两人同时出声,一个像头狮子,一个像头老虎,都是怒气腾腾。 唐静没想到会再次听到这样的质问!难不成连程亦飞自己都觉得她一个姑娘家会对他干出什么事来吗?不对,程亦飞比周副将更加没将她当姑娘家!  “本小姐对你做了什么?”  唐静眯起眼来,一字一顿地继续说,“程亦飞,你听好了,本小姐昨晚上睡了你!”  程亦飞想弄清楚的是她为何把他绑床榻上,听了这话,他就愣住了。 唐静趁机推开他,逃到一旁。

  见他那傻样,唐静十分不屑,正想解释顺便嘲讽一番他的好骗,谁知道,程亦飞却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,“啧啧啧,男人婆,你是先睡了再绑住本将军,还是先绑住本将军再睡的?”  唐静不明所以,却故作不屑,反问道,“先绑了你还怎么睡?”  程亦飞笑得更大声了,若真发生了那档子事,他怎么可能会一点感觉都没有?这个女人连绑着怎么睡都不懂,明明就是个不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,还逞什么风流!不过,敢这么逞风流的女子,他还是头一遭见到。   他一步一步朝唐静走去,嘴角微勾,笑得蔫坏蔫坏的,“怎么睡?要不,你再绑本将军一次,本将军好好教一教你?”  一听这话,唐静就知道谎言被识破了。

  她还是非常淡定的,“不必了!本小姐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,你还真以为本小姐瞧得上你呀!呵呵,也不自己照照镜子!”  程亦飞没出声,越走越近,越笑越坏,唐静下意识后退,退着退着,后背就撞墙上,无路可退了。

  但是,她仍旧淡定,“程亦飞,本小姐……”  她的话还未说完,程亦飞突然一手按在墙上,倾身逼近。

终于,她有些慌了,“程亦飞,本小姐警告你……”  程亦飞的手突然从墙上滑落,捏住她的肩膀。

他才不是壁咚她,而是要质问,他的眼神凌厉,甚至凶悍,“说!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?”  唐静真吓着了,连忙将昨夜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说出来。 程亦飞忽然松手了,他转过身去,哪怕极力掩饰,身影还是落寞的。

  他淡淡道,“唐小姐,管好你的嘴巴。

”  唐静不自觉轻叹了声,道,“我特意留下来,就是怕你做傻事!我告诉你,靖王殿下喜欢燕儿,燕儿也喜欢靖王殿下,他们两情相悦,喜结连理,不必你操心!你这事,我替保密,不会告诉任何人,包括燕儿。 ”  程亦飞猛地转身过来,认真道,“靖王殿下和燕儿的传言你也信?”  唐静亦是认真了,“燕儿亲口同我们说她喜欢靖王殿下的。 至于靖王殿下喜不喜欢燕儿,你若是有种,就亲自问靖王殿下去!反正,我话就说到这了!”  唐静说完就走,到了门口才又回头看来,补充说道,“程亦飞,本小姐是为了燕儿,不是在帮你!你别误会!”  程亦飞原地杵着,并没有注意道她说了什么,耳畔盘旋着的是她上一句话,“你说有种,就亲口问靖王殿下去!”  此时,君九辰也已经在回城的马车上了,天武皇帝特意交代了几个心腹随行,协助筹备大婚……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