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五百三十五章 再至相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7-12 16:16 来源:本站

五百三十五章 再至相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贫寒子弟,十年寒窗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挤掉了无数人,终于考上进士后,自觉得出息了,从此以后当了官就能大展鸿图,殊不知进士出身不过是刚刚来至权力山峰的山脚下。

抱着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的读书人,怀着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之心,认为天子以下做官最大,眼下即便从县令当起也没有什么,只要一级一级的熬资历,终有出人头地的一天。 但是放在官场中,这个想法随时会遭到打脸的。

你会亲眼看着你的顶头上司四品知府,对一名只有区区七品的京官,各种巴结。

半路遇到一名宰相门人,还得点头哈腰。 出入皇宫时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,从不拿正眼看你。 甚至随意一名出宫采办的公公,也能对你呼来唤去。

京官也就罢了,至于宰相门人,锦衣卫,以及太监,他们可都是不是读书出身啊!人家连官都不是,或官位不如你,为何能在你头上拉屎拉尿。 于是读书人们不由就万念俱灰,怀疑起读书意义。

套用美剧的一句话,权力就像地产,位置是所有的一切,你离中心越近,就越值钱。 这话放在大明也适用,做官不过是接近权力的一种方式而已。 要想接近权力,最直接的就是到皇帝身边,要想见到天颜,甚至每日,就算内阁大学士也没这机会,最靠谱的办法就是挨一刀,进宫去当公公。

如果说还有不挨这一刀,又能每天见到天子的,就只有日讲官一个途径了。 翰林名义上是天子近臣,但还差那么一步,百官之中,唯有日讲官,真正算得是。

林延潮在家安顿后,立即就更衣换上一身皮袍,直接往申时行府上去。 到了申时行府上,那门子都是认识林延潮的,连通禀都不用,就直接让林延潮直达客厅歇息。

片刻后,大管家申九到了。

对方一见林延潮就满脸是笑道:“贤弟真想煞我了。

”林延潮见申九这高兴里演技七分,真情三分,也是笑着:“九哥,我也是念着你呢。

”二人寒暄几句,林延潮问道:“恩师在府上吗?”申九听了笑容敛起道:“在。

老爷也知道贤弟抵京的消息了。

”林延潮立即道:“不知恩师可否容我相见。

”申九摇了摇头道:“今日恐怕无法了。 ”林延潮讶然问道:“恩师,今日是否俗事缠身?”“却也没有,只是老爷说了贤弟你此番来京,第一个要见得人,并非是他。 ”“这……我明白了。

”林延潮立即明白了其中关窍。

片刻后林延潮离了申府,在马车一旁的展明讶道:“老爷,这么快就拜见完申阁老了?”林延潮摇了摇头道:“不要多问,立即驾车。

”“是。 ”随即林延潮坐着马车抵至一府邸前。 这府邸林延潮曾来过一趟,没错,就是张居正的宰相府。

那时林延潮纯粹是来打酱油的,不料却被张居正召见说了一肚子心底话。

这一次林延潮却是来感谢张居正提携自己为日讲官的。 林延潮心想,申时行真是人情练达,事事想得深一层。 无论申时行在背后替自己出了多大的力,但自己任日讲官这一事上,面子上第一个要致谢的人必须是张居正。 不过就林延潮而言,第一个谢申时行,这么做也是对的。 林延潮向相府官吏递上帖子。

那门子见了林延潮的帖子,先露出惊讶之色,但随即露出笑容道:“原来是林中允,先至门房歇脚,待某通禀相爷一声。

”“好,有劳了。 ”说完林延潮封上门包,足足五两金花银,小半个月官俸就这么送出去了。 门包很快起了作用,林延潮在相府的门房只等了片刻,但见一人来到门房,一见面就道:“状元公让你久等了。

”此人林延潮识得是张居正心腹游七。

这位游七是一位秦宫,冯子都般人物,官员私评他‘善伺主喜怒’,意思是把张居正这么难搞的人物,都伺候得很好。 不过据林延潮所知,游七也并非真那么得意。

林延潮在内阁时,听过一件游七的事。 六科都给事中李选为了巴结游七,娶了游七妾室的妹妹为侧室,二人修起僚婿之好。 但结果这事被张居正知道后大怒,先将游七抓起来执行家法,鞭挞数十。

将游七打了半死后,张居正再叫来给事中李选当面斥责了一顿,再令二人休掉这对姐妹,从此不许再见。

尽管经了这一事,游七仍是很得张居正信任,百官们都是争相事游七以兄礼,六部侍郎见了他也必须称一声楚滨先生。 在京城里无职无品,但做得这般权势显赫的,除了游七,还有一位就是冯保的门客徐爵,至于申九眼下尚远远排不上号,但将来却是迟早的事。

平日在内阁,公务往来,林延潮与游七也没少打交道,比泛泛之交要近乎一些。 二人见了面,林延潮笑道:“这才坐一会呢,楚滨先生许久不见了。 ”游七大笑道:“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状元公清减了,怎么状元来见相爷?”“是。 ”游七道:“相爷在见客,你要先候着,过一会待相爷得了空,我帮你说一声,过去见一面。

”张居正‘百忙’之中能抽出时间来见林延潮一面。

林延潮自是必须‘感激涕零’地道:“真谢过楚滨先生了。

”于是林延潮就坐在门房里候着。 待等了一个多时辰,天已是黑了,相府内外都是掌上了灯。 方有一人来与林延潮道:“状元公,相爷召见。 ”“多谢。 ”于是林延潮跟着下人在相府里七绕八绕的来至了张居正见客的地方。 但见张居正坐在榻上闭目养神,一旁几名丫鬟正在一张梨木案几上收拾碗筷,看来是刚吃完饭。 半年不见,张居正依旧威重,即便他闭着眼睛,也可感受到。 旁边虽有矮凳,但林延潮不能坐,只能躬身站着。

过了片刻张居正睁开眼睛,然后端起茶碗道:“是宗海来了啊!”(未完待续。

)...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