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330章 这怕是要把游客吓死(三)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书籍 > 现代文学时间2019-05-15 19:18 来源:本站

    三人刚放慢速度,没等白大爷说完,身后就响起了孩童哼唱童谣的声音。   白大爷颤颤巍巍回头看去,那两个穿着古怪衣服,脸上涂着红色图案的小孩似乎在顾忌什么,并没有过来,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他们。

  “边走边说。 ”白大爷拽着老魏和陈歌往前走,他竭力回想自己父亲曾讲过的那些故事:“这些深山老林里的村子,一到晚上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鬼怪,除了咱们之前看到的檐鬼、轿鬼、墙灵外,比较难缠的还有枕鬼、布鬼、人头灯等等。

”  “人头灯?你具体说说后面那三个长什么样子?”陈歌和老魏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东西。   “我们那片村子,死人枕过的枕头要烧掉,就是为了防止枕鬼出现。

  “这种鬼物往往是死者的残念,依附在枕头上,晚上枕着死人枕过的枕头睡着后,会一直做噩梦,还会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。

”  “运气好的话,一觉睡到天亮,但是有些阳气弱,气运衰竭的人会在大半夜的时候从梦中惊醒,这时候他就会看到自己枕头旁边趴着另外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枕鬼。 ”  大爷没有讲故事的天赋,描述的有些干巴,陈歌将他说的这个枕鬼记在心里,以后说不定能在鬼屋里用上。   “枕鬼不会离开枕头太远,只要我们不进入那些老宅子应该不会遇到,对我们来说比较危险的是布鬼和人头灯。 ”白大爷说话很小心,他非常担心自己说的东西过一会儿会真的出现。

  “布鬼要比枕鬼难缠,这东西就是农村里常说的裹尸布.下葬的时候,尸体身上缠着的布和衣服都是有严格要求的,如果尸体用过的布随处乱丢的话,就有可能形成布鬼。 ”  “它会在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,走在街道上,外形看着好像一个人,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,只有外面一层布。 ”  “遇到布鬼就比较麻烦了,它会包裹在活人身体外面,让活人穿上死人的衣服,然后慢慢控制活人。

”  “如果平时看到,有的人衣服很新,但是散发着怪味,就赶紧离他远点,因为他可能就是被布鬼上了身,穿的是死人的衣服。

”  白大爷说完自己先朝四周看了看,祭祀活动还在进行,街道上空荡荡的,只有那两个轿鬼犹犹豫豫,有跟过来的意思。   加快脚步,白大爷护着阿庆的孩子,继续说道:“人头灯是我父亲给我讲过的,最恐怖的鬼怪。

”  “没人知道那玩意是怎么形成的,只知道有人曾在荒村或者一些怨气很重的地方见过。

”  “赶夜路的人,远远看见前面的村社里有亮光,兴冲冲的跑过去以后,发现亮光在朝某个方向移动。

”  “一边叫喊,一边继续追,等走到跟前才发现,那其实是一颗飘飞的人头,只不过嘴里咬着一盏灯。 ”  “据传人头灯是因为冤死者想要伸冤,所以才咬着灯到处找人。

”  白大爷说完了最后一个故事,他发现老魏和陈歌都没有回话:“你俩怎么了?关于这些民间传说我还知道很多。

”  “大爷,你说的那个布鬼是不是跟活人长得差不多?”老魏看着白大爷身后的那条街道。

  “没错,它们跟人长得一样,布匹会弯折成.人的形状,但是它们没有脸和手,只是一件衣服。 ”白大爷已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。   “那你父亲有没有告诉你,遇到布鬼后要怎么做?”陈歌握着碎颅锤,同样看着白大爷身后。

  白大爷没敢回头,脸色越来越难看:“我父亲说过,见了这些东西,只需要跑就行了。

”  许音正在消化女鬼,陈歌拿着碎颅锤思考了片刻:“看来我们要换一条路了。

”  三人同时钻入另一条街道,在他们身后有三、四件散发着怪味的破旧衣服立在街道上。

  耳边的童谣还未消失,又出现了新的东西,随着祭祀活动进行,越来越多的怪物从黑夜中苏醒过来,数量多到无法想象。

  “这才是完整的三星恐怖场景!”  陈歌在脑海把活棺村和第三病栋做比较,当时他去第三病栋的时候,里面的病人已经离开,比如像十号病人魔鬼和九号吴非。

  最疯狂的几个病人都加入了怪谈协会,只剩下很普通的几个在看守血门。

  而活棺村的情况则和第三病栋不同,这是陈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,踏入完整的三星恐怖场景。

  血门、冥村,各种各样的鬼怪都从躲藏的角落走出,露出狰狞的鬼脸和满怀恶意的笑容。

  “这村子里什么妖魔鬼怪都有,真要完整搬入鬼屋,游客怕是要被吓死啊!”  嘴上这么说,陈歌心里还是有些激动。

  活棺村区别于市面上所有流行的鬼屋主题,这种风格独树一帜,是属于陈歌自己的特色场景。

  更关键的是这个场景尖叫指数高达三星,足够游客们探索很久了。

  陈歌在前面开路,他看着布匹上复杂的线路,没走出多远,眼前浮现出点点亮光。   二层小楼里的老人曾提醒过他,看见亮光就避开,再联想到白大爷讲的故事,陈歌更不愿靠近了。

  他们停留在街道上,附近的鬼怪在慢慢靠近,远处的灯火飘忽不定,隐约映照出了一张张人脸。   老魏和白大爷脸色都不是太好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,不由得都把目光放在了陈歌身上。   “怎么办?”  手持碎颅锤,陈歌也感受到了压力:“事到如今,只能硬冲了,你俩跟紧点,等会我可能顾不上你们。

”  三人刚确定好方向,活棺村东边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,动静比陈歌之前闹出来的大很多。

  “有人在那里动手?是怪谈协会和主持祭祀活动的人打起来了?”  活棺村的平静被彻底打破,夜色已经到了最浓郁的时候,只要熬过去,天就该亮了。   “陈歌,我们要不要避开东边的出口,从其他地方绕出去?”  “来不及了!咱们先冲出去再说!”。

回到顶部